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2集:知過速改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2集:知過速改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2集:知過速改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交友  輔仁  改過  自修    
时间:2017-04-13 18:15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2集:知過速改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學而篇第十一集)
〖人不忠信,則事皆無實,為惡則易,為善則難,故學者必以是為主焉。程子曰:“人道惟在忠信,不談t無物,且出入無時,莫知其鄉者,人心也。若無忠信,豈復有物乎?”〗
所說的盡己之謂忠,無論做什麽事啊,都要養這種德性。古代學習最主要的就是養忠信的德性。養德性的方法與現在同學們學習結合起來。既然同學們在春耕園這裏學習,經典一章一章的學,思辯事物的義理,那就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學好。一個是聽課,認真聽,不要開小差,心思不要往外逸。這樣,就是在聽課這件事上盡己。前面曾子說的“傳不習乎”,老師講的你體會到沒有。回去學習的時候,對照經、對照注,一定要體會深入,體會不深入就不放下。還要嚴格守好學校的紀律,作息時間,各個方面。這些,都是主忠信的方式。你在各個事上都能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,該做好的都做好。
在這個地方,你是春耕園的學生,同時還是父母的子女呢。那對父母該操心的,心每天也不要忘掉父母。想一想父母在幹什麽,心有所不安的時候,打電話問一問,安撫一下父母。這也是主忠信的方式,這都是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,來盡好自己的職務。
為學生,學習好,盡自己最大努力。為人子,盡到孝,盡到自己最大努力。那與同學交呢?講信用,不可以戲言,不瞎胡打鬧、調皮搗蛋。這是同學們主忠信的方式,通過這個樣學習的過程,德性逐漸地養,逐漸地養,越養越厚重,越養越厚重。人的威嚴,到一定時候自然出來。如果是為人臣呢?一定盡到自己的忠。忠於君,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事君,把君安排給我們的職責,完成到最好。這就是學習的過程,這就是主忠信的方式。
還有一種情況,我們同學沒有,社會上有。社會上的人呀,你給他講聖賢經典的時候,“哎呀,聖賢說的對不對呀,老師講錯了沒有啊?”總是帶著這樣的疑問。這也是西方文化傳達的,好像這樣的人更聰明。帶著這樣的疑問,都是不能信。不能信於老師,不能信於聖賢,不信經典。這就不是主忠信。
這樣的過程,就是學習的過程,就是修德的過程。你學經典的時候,我講的內容,你體會深入的時候,自己的偏處,就會發現。知道自己偏了,糾正。糾正,就是正心,讓自己的心更適於中,不偏,這也是忠。上邊一個中間的中,下邊一個心嘛。心不偏,為忠。
學經典,發現自己的偏失,自然慢慢地會糾正。有同學也提出自己的問題,知道自己的問題,但是總覺得“哎呀糾正不好,糾正不好”。這個呢,是太急,心氣太急。或者,也有想著一下子改好,那種好勝心太強。這個本身也是德性的問題,那這個也糾。你先糾掉這樣的問題,其餘的偏向呢可能自然就解決了。這是主忠信。
無友不如友者。
〖無、毋通,禁止辭也。友所以輔仁,不如己,則無益而有損。〗
交友,友以輔仁。交友最大的功用,就是相互輔助仁德。我和你交友,我輔助你,你輔助我。為什麽需要這樣的輔助呢?有時候我們自己的問題自己不能知道,自己發現不了。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友,就是用來輔助我們仁德的,能夠提高我們德性的。你如果交不如我們的人,他的德性比我們還差,你說交他幹什麽。你如果喜歡與這樣的人交友的話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入鮑肆久而不聞其腥。時間久了,你的德性就被他拉下去了。你自己是不自覺的,你感覺不到,就會被他拉下去。就像,我們同學在春耕園這樣的環境下學這樣的經典,我們德性的提高自己根本顯現不出來。一與其他學校的學生比的時候,才顯出我們同學的那種德性來,和其他學校是不一樣的。那我們的學校呢,在這樣的教育下,同學們是整體提高的。有新入學的學生呢,就被我們整體的氛圍所化,直接影響。
所以,不要與不如自己的人交友。翻過來說,“哎呀,誰比我強啊?我覺得我比你們都厲害。”你覺得所有人都不如你的話,這個也有問題。如果我們能夠主忠信的話,就能夠見人的善處。見人的善處,人有一善就足以為我們的師。三人行,必有我師。
比方說,我本來就是個急躁脾氣的人,我看你不急躁,你處事很穩重,你有這一德,就足以為我師。我學文雖然學得好,你呢,學文雖然不如我。但是,你在處理同學關係各個方面,做得那麽好,這是有仁德,依然可以交。所交的,是我們能見到人的德性,能夠輔助我們的。不交不如我們的人。
這裏邊,人很容易犯的錯誤,就是交慫恿自己的那些人。比方說我學習比你們好,你們都認為我學習好,我就跟你們交友,因為你恭維我,一說就說我學習好。從學習好的來說呢,不要這樣看待事物,不要這樣來看待人。人很容易犯這樣的錯誤。
你說我們現在社會上,有錢的人跟有錢的人交往,有權的人和有權的交往。有錢的和有權的,所交的平民朋友很少的。
而古人不是這個樣。在古代,有權的人,交民間的那些賢人。有錢的人,請民間的賢人輔佐自己的家業。現在韓國、日本,好多大企業,都是請一些有學問的人,作他們企業的顧問。這就是交比自己有德性的。我們中國這樣的狀況,有錢有勢的不交平民朋友,就是他們太看重自己的權勢,太看重金錢。如果這樣的話,很容易出問題的。中國沒有很永久的企業,就在這裏。沒有立於不敗之地的品牌。
前些年,得有十年之前,我專門對中國的這些大企業做過考察,主要是收集這方面的文章。很多企業紅火一陣,消亡了。紅火一陣,消亡了。為什麽不能在鼎盛的時候,立到這個位置不往下走啊?就是他們太膨脹了。膨脹之下,不知道交往賢人。他們交的都是什麽呢?看見自己就巧言令色的,看見自己就恭維的,這樣的好像是朋友。這就是所有的朋友,都是不如己的人。所以說他自己也會越來越往下下。自己德性的下降,引領著企業走下坡路。
有什麽樣的君,領導一個什麽樣的國家。有什麽樣的企業家,領導一個什麽樣的企業。他有那樣的德性水平,他就領導得好,立於不敗之地。沒有那個水平,他就走下坡路,他是一定的。就像我們,有什麽樣的德性,決定我們說什麽樣的話,做什麽樣的事,有多大的成功,一樣的。人的本,在心。一個單位的本,在單位的領導。國家的本,在國君。
無友不如己者,也是輔助忠信之德的。我們明白,交賢人,德性增長,自己顯現不出來。像孟子說的,我們每天讀經典,體會經典,等於與聖人交友。如果你學習體會進去,那個興趣從哪裏來?為什麽學而時習,心中有悅啊?就是,你真能以自己的心體會聖人的心,體會注家、賢人的心,你能體會到的時候,等於與聖賢交友。這是最高的交友方式。
所以學習不要把它作為一個外在的事物。要自己以心體會進去。
千萬要注意,交友慎重,特別是在社會上。一朝不慎,交一個朋友選擇不好的話,我們自己德性下降,自己不自覺,走向犯罪的道路,自己也不知道。好像自然就走過去了。
我有一個同學,有點權力,一個信用社主任。平時交的,就是社會上我們說很撐的人,所謂撐啊,就是黑社會的,有幾個哥們的這樣的人。慢慢呢,他自己不自覺,進監獄了,他還牛得很呢。真的就是這個樣。怎麽進得監獄呀?他要是有不平,找人給他幫忙,找黑社會幫忙,好像能出自己一口氣。一個樣,人家有問題的時候,你也得給人家幫忙。黑社會沒有那麽好交的。他要做大生意,你就得給他貸款。貸款收不上來,這中間就會從帳上搗鬼,然後自己進監獄。你說,“要是平時交往我有幾個好哥們,誰要是欺負我,我能出氣,多壯膽啊。”可是結果呢?
看下邊,過則勿憚改。
〖勿,亦禁止之辭。憚,畏難也。自治不勇,則惡日長,故有過則當速改,不可畏難而苟安也。〗
有過,不要害怕改。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。不是這裏過,就是那裏過。我們一般人,常常是這個樣的。如果能交友交得好,你有過,你的過錯沒有很彰顯的時候,朋友就能提醒你。如果朋友沒有提醒,出現過錯,不要害怕改,不要害怕糾正。就像我作老師,給大家講經。講的過程中,提到古代的禮呀、古代誰說的話,這中間有一些錯的地方,記錯了,或者是講例子的時候這個人安到那個人身上去了。如果有呢,同學可以給我提出來。不然的話,我不知。提出來之後,我一般的知道之後,都會向同學們交待上一次講的有些過錯。“那老師還回回出錯,你怎麽作老師啊?”確實是學問有限,就是這個樣。我給同學們講經啊,硬著頭皮幹的。跟古代那些經師比,真的差得遠了,實實在在說。他們不僅對經典、對歷史熟,而且義理思辯各個方面都很高的。就是這個樣,我只能勉強引導同學們學習。那,我自己處在這樣一個狀況下,難免有過錯。有過錯呢,也不怕改。這本身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教學相長啊。一個樣,同學們如果知道自己有過,也要速改。比方說性格上的偏向,這也是過。有的過於急躁,有的過於勇敢,像子路一樣。這樣的呢,就要改。再一個,特別是自己如果是犯了錯誤,敢於承認,不怕丟臉。你能不怕這些的時候,人的厚重才能出來。
有過錯就想隱藏,慢慢的,你那個心呀就會耍詭計,就會圍著外在的事轉。養不出德性來。
你看那個注釋,憚是畏難。有過錯,不要畏難,不要害怕,也不要怕失面子,也不要怕丟人。能改正之後,人看待我們,不會抓住我們一個錯,就把我們整個否定掉的。相信這一點。
後邊,我們看程子的話。
〖程子曰:“學問之道無他也,知其不善,則速改以從善而已。”〗
你看,程子的話,不自覺得引用經典。孟子說過“學問之道無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”。這裏呢,程子就解“過則勿憚改”,他說學問之道就是糾我們的過錯,有過就糾,有錯就改。這樣,從惡就變向善了,從有過就走向中庸了,不過啦。學問,等於德性。我們學習學什麽?就是學這個,就是糾正自己的偏失,把自己的心養正。越養越正,越修越正。
你看,小孩子學習呢,我們稱為養正教育,因為小孩子私心少,他本來有那個善性,就養他的善性,避免不良的習慣。這叫養正。那我們到這個年齡段,你們聽經學了,就稱為修養。怎麽修啊?偏的,用刀切掉。切了之後再磋,切磋。不正的,琢掉,琢掉之後呢,再磨。切磋琢磨,你想想,這就是修啊。房子漏了,修一修。樹為了那他長高,往外斜出的那些枝子啊,把它砍掉。這就是修理樹。把旁出的那些枝子砍掉,地力就能攻著往上長。旁出的那些枝子,特別是大的枝子你不砍掉的話,它把地力整個引到大枝上去,就不往上攻了。這樣是修樹。我們學習啊,就是修這個。修我們自己,這裏偏的,那裏歪的,砍掉,修正。
你看,這就是學習。這就是修。修了之後,還要養。養得越來越順。就像那個樹啊,你砍掉一個大枝子,有一塊傷疤在那裏是不是啊。過幾年,養得那個傷疤你看不出來了,和那個樹皮很接近了。這就是修、養,這就是學習。那對應我們自己呢,就是有偏向的性格糾正,有惡的方面有不善的方面,糾正。這是學問之道無他,知其不善速改而從善。
〖程子曰:“君子自修之道當如是也。”〗
過則勿憚改,是自修,不要害怕改。如果是老師修正啊,比方說你有什麽性格的偏失,老師給你指出來。像子路好勇,孔子經常抑制他的勇。老師雖然指出來,真正能夠止住他的勇的是誰呀?不是孔子,是子路自己。想一想。
我們說儒家是為己之學,誰學,只能是自己來學,自己修正。你就是有過失,像子路,孔子就是打他,打他半死,也打不好他的毛病。孔子給他指出來,他自己意識到,意識到之後,平時自己就在言行之間糾正。子路問,“聞斯行諸”,聽到之後馬上就去做嗎?他好勇啊,聽到馬上就去幹。孔子怎麽跟他說的,“有父兄在,如之何聞斯行之?”你有父親在,有兄長在,不要聽到就去幹,去跟父兄商量商量。一商量,你想想,把他那個勇抑制住啦。這些都是止子路的勇的方法。冉有問的時候呢,他是另外一偏,有點懦弱,不積極上進,聽到之後懶怏怏地,不願意去幹。冉有也問“聞斯行諸”啊,孔子說“聞斯行之”,聽到之後馬上去做。用這樣的方法糾冉有的偏,用那樣的方法糾子路的偏。同樣的問題,孔子回答的完全不同。這些都是他們的過。
那我們考慮考慮,我們是不是有做事好勇的。好勝也是好勇。有沒有懦弱的,知道過也懶得去改,懶得糾正。有的同學就是喜歡睡懶覺,“哎呀原諒自己,一個星期就睡上一天嘛。”這就是懦弱,和冉有一樣,有過害怕改,畏難。
〖游氏曰:“君子之道,以威重為質,而學以成之。學之道,必以忠信為主,而以勝己者輔之。〗
我們說文質彬彬,文是外在的表現。外在的表現有內在質的根據。你比方說禮之本為敬,我們行的禮是外在的表現,內在的那種敬意、敬心就是質。而這種威重啊,剛才講了,就是那種德性的厚重,就是質。
威重為質。怎麽樣有威重?學以成之。就是通過學習,來養自己的德性。不學習,這種德性養不出來。你比方說,我們學習思辯義理,那我們處理事的時候,就是這樣按照道義處理。有的說,“你這樣處理,不好啊。”那個那樣說,這個這樣說。我們能認得准,就“雖千萬人吾往矣”,我就這樣做。你想想,就這一個事,體現的就是威重感。你如果不好好學習,就養不出那種浩然正氣來。不能思辯義理的話,《尚書》上講的,“疑事勿成”。你有所懷疑的話,不要去成就它。做任何事按照義理行事。這個事處理,按義理行事,那個事處理,按義理行事,誰反對也不管,自己堅持做到底,做好。這就是見義勇為。你想一想,越這樣做,我們的信心越足,正氣越盛,德積得越厚。相反的,這個事,了了草草的,“哎呀別管什麽義理不義理,大家都喜歡我這樣做,我就這樣做啦。”那個事也這樣處理,不是循的事物的義理,而是循別人的喜好。別人喜好,好像才能提高自己的信譽。這個樣,養不出德性來。所以,威重,就是通過學習來養就。
你說,為人子當孝,盡到孝父母了。盡到孝敬,心中坦然。作學生當學習好,當學的學而時習了,心底坦然。什麽樣的坦然,厚重才會坦然,輕薄的不平坦。你像我們開車,要是紙紮的車,你在路上碰到一個小石頭就會整個跳起來。那個好車呢,幾十萬幾百萬的車,它比別的車都重,遇到坑坑窪窪,根本不顯,除減震好之外,它的自重大。
你看這些事物的理,都是這個樣的。我們人厚重的時候,就不輕率,不會你一誇我的心馬上就飄起來跳起來了,是吧。你要是一批評我,我的臉一下子拉下來了。有厚重之德不會這個樣。你要是一批評我,我體會有過,馬上有慚色,慚愧,修正自己。你如果表揚我,我體會你的善意,同時也能感受自己不足。這樣呢,就顯得厚重。這些都要學來成就。
學之道,必以忠信為主。學之道,怎麽學?想有威重感,聖人讓人望而生畏。想有威重感,就通過學習。不重則不威,學則不固。通過學習,怎麽學,主忠信,不是僅僅學文。盡自己的職分,思辯義理,生起那種浩然之氣,這就是能夠盡己。盡己之謂忠,以實之謂信。你說,我們兩個人有約定,結果呢,這個約定最終沒有完成。我不做虛僞的,這個約定我為什麽沒有完成,講清楚。你說我沒有按約定完成這個事,你罰我,我承擔。你讓我承擔什麽經濟損失,我承擔。就是這個樣。像我們傳統社會,人都是這個樣的。
如果能這樣的話,不用簽經濟合同,一句話一個坑。你給我供一百萬的貨,什麽時候我需要,什麽時候你給我送過來,質量要求一說,就行了,他就去幹。你說資金不夠,我先把錢付給你。幹完送來了。這就是信用。我們現在越簽經濟合同越沒有信用,都鑽合同的空子。
學習呀,做事做錯了也承認,這也是信用,不要隱蔽,不要隱藏。學,就是學忠信,學厚道。我們講厚道,也是忠信所主的。
而以勝己者輔之。就是無友不如己者,友以輔仁。學主忠信,主忠信的時候還要有朋友,比自己德性高的朋友輔佐。
〖然或吝於改過,則終無以入德,而賢者亦未必樂告以善道,故以過勿憚改終焉。”〗
引用游氏的這個話,就把整個一章經串起來。不重則不威,想有威重感,學習來成就這種威重。怎麽學?以忠信為主。以忠信為主這樣學還要交良友,交比我們德性高的友來輔佐我們,這也是學習的方法。即使這個樣了,還有可能有過錯,那就不畏難改錯。你如果是畏難改的話,就不敢承認。你如果不敢承認的話,就會說謊,一說謊,人家不信任你。你要是有不善,人家也不指導你了。
比方說我們常犯的錯,與人爭論一個事,後來證明我錯了,但是我也不願意承認這個錯誤,還想著抹一抹,抹平它。這就是害怕改過。你如果是這樣的話,人家那個善道,人家就不願意跟你說。過勿憚改,朋友才能輔助我們,善人見我們的問題才能指導我們。你如果是一個固執的傢夥,沒人指點你,人家知道跟你說也沒有用。你如果像大禹那個樣,聽善言就拜,馬上就從人家的善,人家都樂於告訴你。
游氏把“過則勿憚改”講得很透,不畏難改的時候,人家才告訴你善道,能糾正你的過。你如果畏難改的話,人家不告訴你善道,友也輔佐不了你。
這兩章,我們串起來看一看。子夏所說的,賢人之賢,起敬意;一個是事父母,怎麽事;一個是事君,怎麽事;一個是與朋友交有信。你看,所說的,都是德行。有那樣的德性,才有這樣的德行。這就是學習。
孔子這裏說的也是學習,從另外的一個角度。先設定德性高的人就有威重感,你看古代的聖人,為什麽可以首出庶物,從眾人裏面凸顯出來?氣質不同,人就信他。那你想有威重感,就要學習。怎麽學?主忠信。這是為己之學,修正自己的德性就是主忠信。就是蘸褡约旱牡滦浴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