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4集:溫良恭儉讓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4集:溫良恭儉讓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4集:溫良恭儉讓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和厚  易直  莊敬  節制    
时间:2017-04-17 16:11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4集:溫良恭儉讓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學而篇第十二集)
我們接著講子貢的外交才能。
子貢說服齊國的田常之後,齊國的軍隊按兵不動,等著吳國來救魯,好跟吳國打仗。子貢就到吳國去。
吳王夫差也高規格接見子貢。子貢就說,現在國際關係的平衡,吳國略微強那麽一點。先說他強,吳王夫差是一個好勝的人。但是,只是略微強一點,還成不了霸業。在這之前,有齊桓晉文成就霸業。現在吳國還成不了霸業。為什麽成不了霸業呢?因為你還有一個強敵,不服你,你就成不了霸業。這個強敵就是齊國。現在齊國要去侵伐魯國,他勝了魯國之後,會更強,這也是要跟你吳國爭強。如果齊國跟你爭強的話,你們兩個國家以後可能開戰。這樣的話,你在國際關係略強的勢,有可能被削弱。你吳國就危險了。這是從國際關係來說。
再一個,想成霸業,要讓人家信任你,你得有存亡國繼絕世那樣的胸懷。齊國伐魯,有可能亡魯。你如果救魯,那在國際上的威望就很厲害,救弱國。同時呢,因為在國際上有信譽,能困住強大的齊國。同時呢,你要是救了魯國,還能威加諸侯,各個諸侯國都害怕你。你看,救了魯國是扶助弱小,又困住強大的齊國,這個威名就能強起來。有威名,然後你的霸業才能成就。
吳王夫差一聽,講得很有道理,但是他擔心越國會乘機偷襲。那個時候,吳王夫差伐越,把越國打敗,越王勾踐和范蠡正在吳國作奴隸呢。他說,我要是去攻打齊國的話,我後方就空虛,我怕越國抄我的後路。我的軍隊都去攻打齊國啦,國內一空,越國對吳國有仇恨,他們要是攻進來,那可不行。我得先伐了越國,之後再救魯。
如果這樣的話,子貢的游說就不成功啦。齊國的軍隊不可能總在那裏等著。
子貢說你這樣的話,那就晚了。一個小的魯國,不去救,你又讓齊國強大了,那樣不智。現在你先存著越國,給天下表示你有仁心。雖然滅了它了,國君在這裏作奴隸,但是你能讓他國不亡,還存著這個越國,你這樣能在天下立仁德之名。而救魯伐齊,又能立威名。各諸侯就都來朝,把你作為共主,就是霸主。你不是擔心越國抄你的後路嗎?我上越國去游說,讓越國派兵跟隨你去伐齊國,這樣就調走了越國的軍隊,就不用擔心他抄你的後路了。
你看,他解決吳國的這個憂患。
這樣呢,吳王夫差就很高興,他說好。於是,子貢又到越國。
越國正是最困難的時候。被吳國伐得,國家凋敝。越王勾踐對子貢更加恭敬。子貢直接跟越王勾踐說,我游說吳王夫差去救魯,攻打齊軍。吳王擔心你越國抄他的後路,想先伐你越國,先破了越國再去伐齊。真是這樣的話,越國就危險了。
先指出越國的危險在哪裏。他說,我游說的時候,想叫吳國去救魯伐齊,他答應我了,但是要先把你越國滅掉,然後再去伐。吳國的國力,當時比越國厲害多了,一伐就勝啊。
勾踐說,願聽高見,想聽你怎麽指導我。
子貢說,吳王夫差暴慢無禮,各個國家君臣都不願意接受。吳國也數次打仗,其中就有跟越國打戰,國家也很疲敝,兵士也不能忍受。他說百姓在下邊亂,大臣在上面也有些作亂。你像伍子胥,諫吳王夫差,夫差不聽,賜伍子胥死,伍子胥跳河自殺。太宰嚭就是個弄臣,(就像秦始皇秦二世那時候的趙高差不多)是個玩弄權術的人,只會順君之情。
總之,他說吳國是一個殘敗之像。你看著他很強,卻是一個殘敗的像。現在,他要發兵伐齊,如果支持他去伐齊,就慫恿他驕橫。越慫恿他,越弱。
這個理,大家體會一下。在古代國際關係方面,處理的方法,有很多是這個樣。你像當年,晉國的智伯,對韓趙魏三家。智氏的勢力很大,侵三家的地盤。侵的時候,他們就用慫恿的方法。先是侵趙家的,趙家讓他侵去一些。然後再侵魏家的,又給他。再跟韓家要地,也給他。就把智伯的驕氣慫恿起來。他又跟其他的家族要地。這時候,三家就抱成一團啦。一下子,就把智氏這個大家族,整個壓垮了。從那以後,晉國這一個大家族就等於亡啦。用慫恿的方法。
子貢說,慫恿吳王更加驕橫。他如果驕的話,那伐齊勝利之後,回來就會攻打晉國。因為除了齊國強盛就是晉國強盛。如果他去攻打晉國,想一想,他如果勝了,他的國家也空虛了。要是敗了,正是你越王勾踐報仇的好時候。你可以和晉國合力來制服吳國。
勾踐一聽,好。那如何讓吳王放心越國呢?子貢採取的辦法,第一,你主動,一聽說吳國要跟齊國開戰,你主動把兵士送給吳王,讓他指揮。再一個,重要的是,送禮。送禮呢,慫恿他的驕氣。他驕氣一起來,對越國抄後路這樣的事,他就不看在眼裏了。這一個,你用更重的禮來尊崇他。
越王勾踐就派大夫種去幹這些事,先把軍隊送給吳王,支持他伐齊。然後又送重禮,更加尊重吳王,把吳王的驕氣拱起來。大夫種這樣一活動,果然吳王同意伐齊。
吳國伐了齊之後,他驕態之下,還要去伐晉。他伐晉的時候,晉國這邊就要和吳國開戰了。越國從那邊才可以抄後路,兩邊夾擊,越國的仇就可以報。越國還有一個顧慮,你得叫晉國作好準備,你得讓晉國能夠打敗吳王夫差呀,這樣越國才能放心嘛。
子貢說呢,我再去游說晉國,讓他作好戰鬥準備。作好準備,就可以夾攻吳國。越王就放心了,就按這樣的思路行事。
子貢又到晉國去游說。走到晉國呢,他說吳王夫差要伐齊國,越國必然抄他的後路。如果吳國戰勝,必然兵臨晉國。如果兵臨晉國的話,你要作好戰鬥準備。晉國國君也聽了子貢的建議。
這樣,一路游說就結束了。吳王夫差果然去打齊國,在艾陵戰鬥。戰鬥的時候他路過魯國,到魯國南邊的邊境,跟魯國要豬、羊、牛,各一百頭,犒勞他的士兵。他要顯示大國的風姿啊,我來救你小國,你得支持我。這時候季康子,就派子貢再去找他的太宰嚭去游說,說你這樣做不合理,如何如何。這樣呢,吳王夫差就說,我是夷狄,不懂得這些禮,對不起了。然後他跟魯國征的這些東西,魯國一點也沒有給他。
在艾陵這個地方,吳國果然勝了齊國,大獲全勝。戰勝齊國之後,他接著就去伐晉國。這個事啊,子貢把吳王夫差的驕態給慫起來了。所以有時候我們人呀,如果有驕氣的時候,很容易做錯誤判斷。
吳王夫差去伐晉國,晉國這邊也作好準備了。你說他也不能無故去伐晉國啊,他就在晉國的邊上搞一個黃池之會,在黃池這個地方會盟天下諸侯。那個時候是晉文公的末期,晉國還是天下霸主呢。在會盟的時候,吳王夫差就跟晉國爭盟主,那晉國當然不讓他,那就開戰了。你想當盟主,那就打啊。晉國果然跟吳國打起來了。
又是在晉國的地盤上,晉國又作好了準備。而吳國先戰勝了齊國,是一種強弩之末。戰爭不可以久的。一下子把吳國打敗了。這個時候,還沒有一敗塗地。此時就聽說越王勾踐抄他的後路,攻打吳國國都去了。那趕快撤兵,去救國都。結果在五湖這個地方,連續打了三場大的戰鬥,越國抵制住回來的吳國軍隊。這邊同時攻城。最終戰勝吳國,殺死吳王夫差和太宰嚭,越國這個仇報了。以後,三年,越國就作了霸主。
你看,子貢這一出去,游說了幾個國家,齊國、吳國、越國、晉國。遊說這四個國家,一個連環套。太史公說,“子貢一出,存魯,亂齊,破吳,強晉而霸越。”存魯,把魯國保存住了。亂齊,讓齊國更亂了。你說田常這一仗敗的,其他各家勢力都被削弱。破吳,強晉,最後霸越,讓越國成了霸主。“子貢一使,使勢相破,十年之中,五國各有變。”五個國家各有變,就是相對一段時間,基本上正好是戰國的初期,相對平靜了幾十年。
有的就問了,子貢是孔子的弟子,在游說天下的時候,為了保住魯國,這樣好像有點詭詐。是不是有點詭詐?我們體會這個事哈。魯國是孔子的家鄉,可以說呢,孔子弟子都把魯國作為母國。國家的利益還是很重的。這是一點,要保護魯國。再一個,吳王夫差,這裏邊最失敗的就是吳王夫差嘛,把吳國基本上是打破了。吳王夫差是一個暴虐無義的人,破掉吳王夫差是一個仁義之舉。我們從子貢這一次平衡國際關係這個游說,體會他所說的話,都是根據每一個國家的狀況,了解每一個君的心理狀態,他憂慮什麽,他想什麽,然後達到外交的目的。這一段,我是抄的好像仲尼弟子列傳上的,這些以後也要學,就是《史記·仲尼弟子列傳》。
我們現在的國際關係,正好類似於我講的這一段故事,進入這個時期。強的,美國,俄羅斯,中國。歐盟,現在勢還不算大,附著在美國之下。保存自己的國家,這個需要很強的外交手段。所以,我看中國現在的外交手段,大體還可以。
外交需要人才,不僅僅能言善辨,而且有智慧。我們學習呀,學經典,學歷史,就是要體會,特別是體會,子貢到各個國家是怎麽說的,那個理之所在。有一些,就是顛撲不破的真理。體會這些,能夠增長我們的智慧。所以,學了儒啊,儒家文化是道學。道學呢,無所不通。各個方面,都要從經史裏面體會到。我們通過這個事來說子貢的外交才能。
以前還講了一個故事,子貢作衛國的相的時候,出門,他的儀仗隊,後邊跟隨的那些車馬,比一般的國君還厲害。這時見子臯(當為原憲)的時候,子臯是孔子的弟子,子貢的同學。子臯在魯國的東廓門外,一個棚戶,在那裏住著守道。子貢本來是關心他,說子臯你太窮了。子貢富嘛,說子臯窮。這一下子臯抓住了。他說無財是困,不是窮。有道不守才是窮。讓子臯這樣一說,諷刺子貢。子貢非常慚愧,以後他更敬子臯。就是因為自己說話不注意,貧富差距這麽大,應當體會守窮的人的心理狀態。從這個事,應當體會子貢德性還是很高的。說了這樣的話,自己慚愧。子臯批評譏諷他,也沒有怨氣。
這樣呢,我們就知道子貢幾個方面。一個是能言善辨,是孔子可以言詩的弟子。再一個,外交手段很厲害。再一個,就是他不貪戀政治,作相作得很好,國際上很有名,他說不幹就不幹了,然後去經商。經商呢,又成為經商的楷模,和輔佐越王勾踐的范蠡,他們兩個人一直為後世商人所推崇。現在我們知道的陶朱公,就是范蠡。他之所以叫陶朱公呢,就是以後他不從政啊,把家安在陶朱國。陶朱國,就是現在山東荷澤的定陶。我聽說,定陶現在正在打造陶朱公的一個大的園子,他們設計的,設的什麽呢,像拜佛一樣,因為陶朱公有財路嘛。很多有錢人,大量的往那捐錢。供奉陶朱公,實際所行就是自己掙錢。這個道,有點不大對路。
整個《論語》上,牽扯到子貢的接近四十章。在這些章節裏邊,能夠體會出來,子貢不僅是能言善辨,他體會孔子體會得很深,說孔子能說的很准。這一章裏邊,他就是稱贊孔子,稱贊得很准。
子禽問於子貢曰:“夫子至於是邦也,必聞其政,求之與,抑與之與?”
抑是反語辭。夫子就是說的孔子。孔子周游列國的時候,到任何一個國,也稱為邦,邦國。到一個邦國,去見國君。國君就把自己國家的一些政事都告訴孔子,願意向孔子請教。這就是孔子到任何國家,必聞其政。
他聞政,是求來的嗎?是著意去問那些國君嗎?“你們國家政治怎麽樣啊”,或者是像子貢那樣設一個圈套,讓對方說話。這就是求之。
還是呢,人家見到他,自願跟他說,與之。
後邊,子貢說,“夫子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以得之。夫子之求之也,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?”
〖溫,和厚也。良,易直也。恭,莊敬也。儉,節制也。五者,夫子之盛德光輝接於人者也。其諸,語辭也。人,他人也。言夫子未嘗求之,但其德容如是,故時君敬信,自以其政就而問之耳,非若他人必求之而後得也。〗
其諸是語辭。夫子就是因為有溫、良、恭這樣的德性,有儉、讓這樣的言行,然後那些國君就自願告訴他。一看見孔子,與孔子一接觸,就願意把自己的政事向孔子請教。
告訴大家,國君,一般不把自己的政事告訴人的。你比方說齊國,齊國國君反感哪一個臣,覺得他是我這個國君的後患,怕他家做大。像這樣的事,國君一般不敢告人。如果傳出去,君臣關係就會破壞了。一般的政治,不告訴外人的,除自己很信任的手下,才談一談。但是各個國君都跟孔子說,他怎麽得來的?子貢說夫子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以得之。如果說夫子是求之的話,和別人的求是不一樣的。
我們重要的是體會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。
溫,朱子注釋是和厚也。什麽是和厚?一個是和藹,一個是溫厚、忠厚。這就是溫。
良,注釋說是易直也。易是平的意思,直是正的意思。易真就是平正。什麽是平正?就是我們說的,心地坦蕩。沒有拐彎的心眼,有什麽說什麽。這就是坦蕩,這就是德性。如果有一點私心的話,有些話,就想著拐彎說。比方說想跟對方說他做一個事做得不對,你跟他說呢又怕得罪他,稍微有這樣一點點心,說的時候就會轉彎。孔子心地一點私心沒有,就是心地坦蕩。這就是易直所表達的。易直,在經典裏會經常出現,我們體會這樣的詞。以後很少出現這樣的詞,只在經典和注釋裏面。
恭,是莊敬。什麽是莊敬,就是端莊恭敬。
儉,說是節制也。節制,就是言語行為不過,有所節制就不過,這就是儉。主要是說言語行為不過。那比方我們說“你這個人不節儉”,不節儉是吃穿用各方面太浪費,稱為不節儉。這個,是在吃穿用各方面沒有節制。人呢,應當有所節制。有節制之下,人就不會太胖,吃飯有節制。有所節制呢,就不會穿名牌,表現於外。這個呢,我就說啊,從一個外相上,可以看他內心是一個什麽樣的狀態。
以前跟大家講過,穿名牌,擺架子,專門著意的開好車,這樣的都是內在空虛的。凡是致乎外的都內在空虛。對外物沒有節制。
這個儉,你看,言語行為不過分,是儉。吃穿用度不過分,我們說節儉。這都是一個德性表現在不同的方面的。誇誇其談的,內在不足,那就是言語過分。急毛撅腚的,是行為過分。都是內在不足。有德性的人啊,往那裏一站,一交流,大家就能感受到。這就是儉。
讓,是謙遜,謙讓。我們說儒家的學問,學到謙下處,才是學問。學問等於德性,謙下是德性。如果學不到謙下處,不是學問。從這一點,我們也可以看學儒的人,他的水平如何。
我們學儒學誰呀?就是學聖賢。雖然是聖人,他們有謙下之德。這種謙下,大家要明白,不是虛僞的謙下。比方說你讚揚誰,他說“哎呀我不行我不行”。這些都是表面的,他說他不行的時候,他高興的很。實際上他自己認為你對他的誇讚還不夠呢。
謙下的方式各自不同,能讓人有所感受的。不一定表現在一些謙辭上。
你看,和藹,忠厚溫厚那個溫;良呢,心地坦蕩;恭,端莊謹敬於人;儉呢,言行不過;讓呢,謙遜。這些,就是德性。這些德性,都是相關的。都是所謂吾道一以貫之的。
各種外在的表現,你說“我也學一學人家的那個和藹可親。人家是怎麽和藹可親的,我覺得這個很好”。你學這個,學不來。你著意學和藹可親,但和藹可親只是一個外在的表現,它有內在深厚的基礎的,你學不來。
你說,“我也學一學人家的那個心地坦蕩,有什麽說什麽”。你一說出來就有問題,那你非得罪人不行。這些,也不是學外在的那種形式能學來的。
你說,“我也學一學恭謹莊敬,我擺出一個架子來,莊嚴感,見人恭敬於人”。你擺出來,人一看就是假的。人家就稱擺架子。
儉呢,你說“我也學人家言語行為都不過”。你想學,但一到說的時候你就忘了。剛開始說的時候或許能想著言語有所節制,你說著說著就變成誇誇其談了。你到那時候,想節制語言,節制不住。
你說“人家有德性的,走路一板一眼的,多規矩呀,我也學那個”。你想學呀,就那一小會兒。一遇到心情的變化,馬上把這個事就撇到一邊了,一遇到事,馬上就改變了。
“我也學人的謙遜謙下”,你學外在的謙下,到人家誇獎你的時候,就變成“哎呀我不行我不行”,就變成那樣虛僞的謙辭了。
這些外在的形式,不是學外在就能解決的問題,是內在德性的積厚,自然表現出來的。表現的時候,並沒有想著“我應該和藹一些,我應該言語行為都不過,我應該更恭敬於人……”這些是在自己表現的時候一點都不會考慮到的。別人評價說,你這個人就是這樣的。你與人交往之中,就讓人感覺到厚道。我們農村的話說,這個人很厚范(音),就是有厚道,值得信任。
你厚道值得信任,這個時候那些國君才跟你說他們國家政治的事。就是因為你厚道,不會拿別人說錯的話,漏出來的口風,去詐取別人的利益。有的呢,就是沒有這個厚道,很容易出這樣的問題。比方一個國君說,“我最不喜歡哪一個臣,他怎麽做的怎麽做的,但是呢我不用他又不行。”你看這樣的話,如果不厚道的人,他聽了之後,就會去告訴那個臣,“國君不喜歡你,你要小心。”如果這樣的話一說,很可能離間現有君臣的關係。君說不喜歡誰的時候,可能有很多更喜歡的方面,他只是沒有說。
還有一種情況,沒有那個厚道,薄情的人,你跟我說這個,透出這個秘密來,我傳出去,“你看我多有本事,國君那裏的秘密他都跟我說”。他是為了表現自己。這些都是德性不足。如果德性足的話,你言語行為之間,人就能感受。感受之下,那種信任就提起了,什麽話都敢跟你說了。他知道,跟你說了沒有關係,你不會做損人利己的事。這樣才會信任。
所以我們體會,溫良恭儉讓,這五種表現,體現的都是內在的德性。一個是子貢善於表達,善於觀察孔子的言行舉止,才能總結出來這樣簡潔的話。
再一個我們要體會,溫良恭儉讓,這樣的表現,都是內在的德性體現出來的,不是著意去做的。我們學的時候,為什麽說是為己之學,要修自己的德性啊?把自己的德性積厚。你德性厚重了,自然表現出來。所以,學,就要循為己之學的路,不要循外在的這些。
這一章呢,下節課再通一下注釋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,或訪問土豆網春耕園書院主頁:http://www.tudou.com/home/chungengyuanrx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