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5集:父在觀志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5集:父在觀志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5集:父在觀志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父在  父沒  三年  無改    
时间:2017-04-19 12:19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15集:父在觀志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學而篇第十四集)
上一節講到《論語》學而篇的第十章。子禽問子貢,說孔子周游列國,走到哪一個國家,一定會知道這個國家的政治狀況。他是怎麽知道的,是求之於人而知的,還是人自動給他的,自願向他請教跟他說的。子貢說,夫子是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,以自己的德性得到的。有這樣的德性,人家信任他。他一來,在信任之下,國家有什麽問題就向他請教,國家有什麽政治狀況,國君就跟他說了。
我們可以想見,如果我們去周游的話,到各個國家去。不要說到各個國家去了,我們是春耕園的,到學傳統文化的各個學校去,人家會不會把他學校的教學啊、整個的狀況告訴我們。可以從這個方面來體會。
這個,對孔子來說很關鍵。想有東周之志,想找明君,當然要了解各個國家的狀況如何。他想著協助這個國君治理好他的國家,然後從這裏往外發展。往外發展,這個國家越做越大,其他的國家跟著學。這樣,整個天下慢慢就被感化了。所有的國家都以這個國家為榜樣,整個天下就和諧了。
孔子周游列國不是單純求一個官做,是憂道、憂天下,才想去找明君的。他這樣憂道憂天下,走到各個國家,人家憑什麽信任他,憑什麽想見國君人家就見他。見國君的方式,以前跟大家講過,他到任何一個國家,先是通過一定的關係,入住在這個國家的賢人家裏,既有賢德,又在朝堂上供職的人家裏。住在他們家裏呢,人家也知道孔子的意思,就想協助國君為政,做個卿大夫之類的。這個賢人呢,就向國君推薦。國君就安排時間召見孔子。召見的時候,一看孔子的狀貌,就會肅然起敬。國家都有一些難辦的事,難解決的問題,哪個國家都有,現實中就是這樣的。包括我們每一個人也有現實中難做的事。一見孔子,就信他,就向他請教。為什麽一見他就向他請教?就是子貢說的,夫子有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這五德。
溫,溫厚和藹。良,朱子注釋說易直也,易直就是心地平正坦蕩。恭,恭敬。儉,言行有所節制。讓,謙遜謙下。
這幾種德性,任何一個名詞,我們可以體會。恭敬是一個什麽樣的狀貌。心地坦蕩是一個什麽樣的狀貌。我們要體會這五德的狀貌,這五種德性都在一個人的身上出現,而且孔子不是著意的,“哎呀我要恭敬,我說話的時候要謙遜一下……”,絲毫不加著意的,他自然出來就是這樣的狀貌。
聖人的狀貌,我們很難想見。而在這裏,子貢總結出來了。所以呢,一個是他善於觀察聖人,善於觀察他的老師。一個是他善於總結評價。他把這五點總結出來,可見子貢也不是一般的人,不是一般的德性。我們根據注釋,再進一步體會這章書給我們所傳達的。
〖言夫子未嘗求之,但其德容如是,故時君敬信,自以其政就而問之耳,非若他人必求之而後得也。〗
你說我們,如果到各個地方的時候,想了解人家的情況,要一樣一樣去請教別人。孔子不是這個樣,不是求之,而是人主動給他說。
〖聖人過化存神之妙,未易窺測,然即此而觀,則其德盛禮恭而不願乎外,亦可見矣。學者所當潛心而勉學也。〗
什麽叫過化存神呀?所過者化,所存者神,就是過化存神。什麽是所過者化?就是一與人見面,人一看到,自然就受他的影響,自然就受他的風化,人自然就起敬。這就是過化。存神呢?就是我剛才講的,所存者神啊,就是內在的德性自然表現出來的,不是他有意為之的。溫良恭儉讓這五德都是他自然表現的,這是內在德性的一個外顯而已。這就是存神。
過化存神之妙。因為我們沒有親見孔子,所以他的德容禮貌不能知。以我們的德性,也很難窺測到,想見也很難想見到。通過子貢這麽一說,然即此而觀,則其德盛禮恭而不願乎外。德容啊,溫良恭,就是德容。禮恭呢,就是恭儉讓,屬於禮的範疇。溫良恭屬於德盛。不願乎外就是不求人,不求乎外。
這樣的注釋,都是引用經典裏邊的話。所謂不願乎外,就是後邊講的,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願乎外。不願乎外,就是不求外在的事物,不對別人期望,只求諸自己。比方我們自己學習、修德性,我們認為我們學得很好了,“他們怎麽看不出來我的學問大啊?他們怎麽不能理解我的德性高啊?”這樣就是願乎外,就是寄願望於外。君子不這個樣。
所謂素其位而行,就是我平時是一個什麽位置,我就在一個什麽位置上。你像我就是一個講經學的老師,我也不求錢,我也不求做官。這是不願乎外。是吧。我也不求出名,就是素其位而行。我是春耕園的經學老師,我就在春耕園,盡我最大的努力,把經學講好。這就是素其位而行,不願乎外。
孔子在當時來說呢,也是老百姓。他呢,也不願乎外,不求人。如果求人的時候,就容易有問題,什麽問題呢?求不到就會生怨。怨,還有恨呀,還有抑鬱煩惱,這些都是不正的情緒。比方說,“我過得窮,我哥哥那麽富,他有幾百萬,他給我個零頭幾十萬,在他來說不算什麽,我這裏就很富啦。”你想想,人的錢再多,也不願意給你多少萬的。那你這樣去願望的時候,你就往往會失落。我也見過很多人,因為這個樣,搞得家庭關係不好。因為對外有所願望,得不到這種願望的時候,那個抱怨就在心裏産生了。我們體會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這個樣。
再比如,我在學校裏邊,校長按照我的崗位給我多少錢的工資,我想著,“這一次加工資,校長應該給我多加。”這就是對外有所願望。可是人家加了,我沒有加到的時候,那個怨氣就開始生了。“他憑什麽加,為什麽就不給我加?”甚至說,如果願乎外重的話,我期望值是加五百,結果加了兩百,即使加了工資了也有怨氣。君子不求這個。你讓我做老師,我做好我的老師,這就是素其位而行。其餘的不願望於別人。
孔子當然合乎君子之德,德盛禮恭而不願乎外,亦可見矣。這裏也可以讀成可現。沒有羡慕別人的人,就是不願乎外。我們體會孔子,溫良恭儉讓,沒有一點點諂顔,就是諂媚的顔色。如果說見一個國君,國君是貴族,位很高。孔子呢,是老百姓。你說,老百姓一見國君,那種爵位的懸殊啊,心一下子下來。心一下來,見當官的點頭哈腰,那個氣一下子就泄下來,就弱下來了。你看著你平時盛氣淩人的時候,一說山東省的省長來了,你一見他,那個氣馬上就降下來。為什麽降下來,還是內在有對外的願望。如果沒有願望的話,你是省長,我是春耕園的老師,與我何干。你來了,想與我交流,那就在這個方面就是平等的。我不期望你提拔我,不期望你給我更多的錢。這體現的是德性。
我們體會一下,如果見更高的領導,心氣有沒有弱。心氣如果弱的話,是我們內在德性不足。德性不足的時候,內在的正氣不能充滿。內在正氣不能充滿的時候,就會産生這樣的現象。內在正氣充滿的話,就算奧巴馬上春耕園來想見馬老師,我有時間見他,沒時間呢我也不理他。(眾笑)大家體會,就是這個樣的。
只有這個樣的時候,才能真正——就是那種德容所表現出來的——才能真正的讓人信服。既不是一見了點頭哈腰那種諂媚,同時又不是傲氣。“你奧巴馬,小人物”,不是這樣的傲氣。就是這個樣,在中庸之道上,這樣的德性,人一見就敬畏、起信。
學者所當潛心而勉學也。潛心勉學,學什麽?修我們的德性。能做到孔子那個樣,溫良恭儉讓,素其位而行,不願乎外。如果我們德性修到那個程度的時候,我們雖然是老百姓,去見哪個國家的總統,別人引薦,引薦之下,氣一點都不會弱,也不會傲視於別人。這是德性,這要修出來,養出來。我們通過這種學習,養德性。
〖О謝氏曰:“學者觀於聖人威儀之間,亦可以進德矣。〗
聖人的威儀,就是溫良恭儉讓。這個威儀,就是通過這樣的形式表現出來的,可以進德,我們就往這個方向努力,溫厚和藹,心地坦蕩,恭敬於人,言語行為有所節制,不可以一看別人欣賞我,那個話語像機關槍一樣,哆哆囉囉哆哆囉囉,談起來了。你說著說著,別人就厭煩了。人一信任你,你就驕傲、就想展示自己的時候,人的輕視的心,馬上就起來了。你越想在別人跟前展現自己的本事學問,人越輕視你。
我們體會這個德性的充滿,德性洋溢,正氣充滿,是一個什麽樣的狀況。體會聖人的威儀,我們可以循著這個目標進德。所以,我不主張同學們害怕老師,不要怕,心氣就平。但是,如果違犯紀律的時候,要有所恐懼,有所害怕。知道自己違犯紀律要挨批的,這個時候要害怕。這種害怕,實際上就是對自己的一種糾錯。至少你自己知道錯,會害怕。如果犯了錯了,不害怕,那是什麽孩子啊你說。
你看孔子教弟子啊,我們體會是一個什麽狀態。學生有的敬畏他,不願意在他跟前表現逆氣。你看子路,經常說“子之愚也”,你老人家愚啦。孔子想做這樣一個事,子路不高興,不高興就擺出一個架勢,那個臉挂下來。子路就是那個樣,而孔子呢,還喜歡子路。從這裏我們體會,孔子與學生之間是一個什麽樣的狀態。後世教學呢,好像老師要擺出威嚴,才能攝住學生,讓學生聽話。這不是儒家的基本精神。
但是呢,老師要有德的嚴,德行的嚴。德行的嚴,通過什麽?聖人是俯而就之,賢人是引道自高。這是德的嚴。你們不要不聽,我講的這是道,這是聖人傳了四千五百年的道,聖人傳下來的道。用這個來提高學生對這種學問的敬畏。不要拿聖人賢人的話瞎胡扯,不要以為他們錯了,你自己理解的才對。這個樣來提高老師的威嚴。
〖若子貢亦可謂善觀聖人矣,亦可謂善言德行矣。〗
子貢很聰明。前面講子貢小傳的時候,說到,子貢很聰明,很善於觀察人,這是一個特點。子貢又有另外一個特點,在言語科,善辨,就是在語言表達方面特別厲害。所以說,他善言德行,善言孔子的德行。
〖今去聖人千五百年,以此五者想見其形容,尚能使人興起,而況於親炙之者乎”〗
朱子注釋的時候,引的謝氏的話。謝氏說這句話的時候,離孔子是一千五百年。我們現在呢,兩千六百多年了。
以此五者,溫良恭儉讓,想見其形容。想像,什麽樣的狀貌、狀態,貌相。形是狀,容是貌。形容,就是狀貌。能興起,興起什麽呢?興起尊敬,興起對孔子的敬畏之心。興起自己的志向,以後我也學成這樣的人。
學儒,應當有這樣的志向。你說,我學,就學成一個私塾老師,這志向太差了,太低了。學成個私塾老師,儘管也需要《四書五經》全學會才能做私塾老師,但是這個也太低了。立志,要立得遠大。一生追求的目標,德性達到什麽程度。你說,我立志就學成孔子這樣的聖人,我說可以。有這樣的志向,只要是能踏踏實實地,一步一步地走,即使達不到,也差不遠,走不偏。
這句話的意思,我們現在想見孔子的形容,興起對他的敬畏這樣的心,興起想追求自己德性的目標,何況親炙者呢。子貢親身受孔子的熏陶。這個炙,本來是在鐵鍋(板)上烤羊肉串,烤什麽魷魚。就是直接在鐵鍋(板)上烤,上面是一塊肉,底下是火。漢字的結構,所有的月,都是指的肉。直接通過鐵鍋(板)烤肉,就是炙。烤還不是,烤是肉在火上。這個炙呢,是肉在鐵鍋(板)上。這是炙。用這個來說子貢跟著孔子學習,孔子直接熏染影響他,直接指點他。
〖張敬夫曰:“夫子至是邦必聞其政,而未有能委國而授之以政者。蓋見聖人之儀刑而樂告之者,秉彜好德之良心也,而私欲害之,是以終不能用耳。”〗
你看解經啊,可以從多個角度深入體會經義。你說,孔子溫良恭儉讓,到任何一個國家。國君都那樣信任他,敬重他,把國家的政治狀況都告訴他。為什麽都不用他。你看,這張敬夫就提出來這樣一個問題。朱子把這個問題引出來,就是讓我們思辯這個事,正好可以促使我們學習,對義理的思辯。
委國,就是委託治國。授之以政,就是讓他做個宰相、上卿之類。
見聖人之儀刑。所謂儀刑啊,儀者可法,刑者可象。可以效法的為儀,天子儀刑天下,他的一言一動,都是天下的榜樣。這就是儀。刑,他的所作所為可以作為典型,刑是典型的意思。儀呢,是人可以學的一個外象。
所謂秉彜,秉性之善。彜是善的意思。人之初,性本善。所謂秉彜,就是人人都有善德。秉是受的意思,天命之謂性,天所賦予的,就是秉,所賦予的善,就是秉彜。
即使是一個很糟糕的國君,見聖人的威儀,也自然起敬。即使是一個犯罪的人,見德性高的人,也肅然起敬。這就是秉彜好德之心,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所帶來。所謂的良心,後來陽明先生稱之為“良知”。
而私欲害之,是以終不能用耳。既有本性,也有私心。你像孔子到齊國去,那個晏嬰就對國君說,“你要實行他的那個政治,那麽重禮,得浪費多少錢財呀?一浪費的話,光喪禮祭禮浪費那麽多財富,那國家不就弱了嗎?”你看,這就是私心,不循天理,而要的是外在的財富。有的國家就說,“按照你的這個想法,我想強大,那得到什麽時候啊?誰要是能給我一招,讓我的國家馬上作世界老大,所有的國家都臣服於我。”君都期望這樣的。而天理呢,沒有這個命,天沒有這樣的命。你看周起家,也是經過一百多年,從太王,到王季,到周王武王。
人急功近利,就是私心。就因為這個樣,好像孔子的學問,孔子的治國方式不適合在他們的國家施行。最終,孔子周游列國,但是沒有在任何一個國家為政。除周游列國之前,在魯國為政三年。
我們體會朱子引張敬夫的這個話,就是來辨析一個問題。子貢說夫子溫良恭儉讓,到任何一個國家,國君都尊敬他信任他,把國政告訴他。為什麽都沒有用他呢?要辨析這個道理。
實在說,孔子到各個國家去,確實得到厚禮尊敬。後來到孟子那個時候,更是厲害。孟子弟子說的,“傳食於諸侯”。孟子要走了,想到哪裏去,這邊國君送到國境,那邊國君接到國境。中間,這麽多車隊,這麽多學生,一路吃喝拉撒,在哪個國家哪個國家負責。敬重到這個樣,也沒有一個用孟子的。知道他有賢德,但是他們國君都是急功近利。
其實我們現在國際社會也是面臨這樣的問題。現在國際社會進入戰國時期,和中國原來的戰國時期是一樣的。爭戰,已經拉開序幕了。在這樣一個時期,對人類畢竟不好啊。你跟他們說,實行儒家文化最好,能夠和諧。不僅能和諧天地萬物,而且國際之間和諧,人與人和諧。“那我這邊和諧的時候,人家用導彈打我怎麽辦?”你看,他只考慮現實的問題。實際呢,這就是德性的問題。
你如果告訴一個黑社會的人,“別幹黑社會了,那麽違犯法律的事,幹嘛呢?”他說,“我要不幹黑社會的話,人家欺負我怎麽辦?我沒有後臺報復了。”而實際上,我們老百姓,也不做黑社會,也沒有一幫打手,誰欺負我們啦?你想想,各個國家的心態就是那個樣。“我要是不增加武力,他們打我,怎麽辦?”翻過來說,那些小的國家,誰打他啦?
我就說,他們還有那麽多智囊團,那麽多哲學家,給他們出謩澆撸瑢嶋H上是蠢。以為聰明。
想想,如果沒有核武器的話。我們中國現在召開五個核大國的會議,剛開過。建議各個國家全部消除核武器。如果沒有核武器的話,周圍的國家不受核武器的威脅,他就不用防禦你。你如果沒有侵略別的國家的手段,他也不侵略你,他也不防你,他也不用造那麽多武器。這和我們老百姓相處不是一樣嘛。可是呢,你看,在上的人,就是這樣的想法。所以,這個理還是沒有體會透。我們好好學習,學好之後,把這個道理給世界大國的總統講一講,讓他們明白。
這就是私心害的。這一章書就講到這裏。重要的,是體會孔子溫良恭儉讓是一個什麽樣的狀貌,是一個什麽樣的德性體現出來的。我們想溫的時候,很難溫和,很難和藹的。不遇事的時候挺溫和,人家一說你不行,“學得那是什麽,都是些沒用的東西……”我們這邊氣馬上起來了,想溫也溫不了。體會溫良恭儉讓這種德性,有深厚的內在基礎的。再一個最後一個注釋,體會張敬夫的話,辨識這個理。大家既這樣尊敬信任孔子,為什麽又不用他。體會這一點。實際上,我們的一生,這樣的事都會遇到的。

看下邊第十一章。
【子曰:“父在,觀其志;父沒,觀其行;三年無改於父之道,可謂孝矣。】〖行,去聲。О父在,子不得自專,而志則可知。父沒,然後其行可見。〗
朱子注釋說,父在,子不得自專。一切事情要請教父親。這是為子的一個基本的方面。你說,父親的學問比我的學問差多了,我請教他能行嗎?
別這樣認為。為什麽?即使他沒有學問,他能體會到你的學問。你想做什麽事,你告訴他你想怎麽做,他能理解。他能理解你,能體會你的心,然後讓你做。如果我們認為我想做的這個事非常非常重要,父親他就是理解不了。我說呢,這樣的事最好不要做。做的話,可能會有後遺症,可能會有問題。為什麽呢?我們還是嫩了點,與父親比,還是嫩了點,經歷、各個方面還是不足。
還一個,父在,家庭中處理各種事,家庭關係各個方面,聽父親的,自己不能輕易當家。我們家就有很多這樣的事,什麽樣的親戚,喪禮上錢上多少,婚禮上錢上多少,都是我父親當家。一個大家族,聽父親的。他說了之後,下邊都執行。我爺爺去世了,我父親是老大,整個大家族都聽我父親的。
我和我四叔常常出面參加婚禮喪禮這些事,有時候聽我父親定的,上的禮太少,心裏覺得丟人似的,拿不出去。但是還得聽他的。就是這個樣。
事不能自專。如果我們覺得父親這些做法,比方說家中所用的人,處理親戚的關係,如何壯大家業,等等這些事,如果以為父親做得不對,可以跟他說。說,他如果不聽呢,還是聽他的,按父親的話去做。我們自己想如何如何,得到以後,我們當家的時候。這就是父在,不能自專。
觀其志,就是觀你的心,看你的心是如何的。比方說,父親跟誰關係不好,那我們體會呢,他們只是因為一點小事。比如父親跟一個叔叔處的關係很僵,不走動。你去促使父親到他家去,這個做不了,不要促使父親去。你私下可以偷偷地協調一下。他有這種怨,有他的理據。我們想協調這樣的關係,這是我們的心。這就是父在的時候,觀其志。
在這個時期,父親在的時候,有自己的想法,還是要聽父親的。這中間所養的就是一個順德,要孝順。就是一個敬德,要孝敬。在這個過程中,就是養孝敬孝順。父親即使錯了,也聽著。就像,古代的時候,婆婆對媳婦壓制很厲害,都是大家族啊,新娶的兒媳婦,年輕人嘛,到一個新家,往往被婆婆壓制著。實際上,那個制度很好的。這個女的,很容易呈能的,這一點比男的更重。陰,本來應當守的,但很難守,往往傾向於向陽的方面,要當家,要做主,各個方面都想說了算。一般的,有婆婆壓制著她,起不來。就是這種壓制,等於學習。等婆婆去世了,她才能操持家政。
我們現在,年輕的一結婚,就與父母分開了。女的,沒有受到這種壓制,德性很難養出來的。無所節制,任何人無所節制的話,很容易出問題。大家體會,古代家族制度,還是有他的好處,人不可以放任自流。
父親對子女的這種管教,也是這個樣,正好可以養德性,敬德,順德。婆婆壓媳婦,也是養她的敬德順德。沒有敬順,實在說,你處理不好事的。你內政也處理不好,外交也處理不好。從父在觀其志呢,我們體會傳統文化的這個理路。
父沒,觀其行。父親去世了,第一,沒有管教他的了。第二,你有什麽事,你想請教父親也沒辦法請教了。這個時候,一般就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了。這個時候,就看他是怎麽做的。可以放手讓他自己幹的時候,看他都是幹什麽樣的事,這樣可以觀人。
〖故觀此足以知其之善惡,然又必能三年無改於父之道,乃見其孝,不然,則所行雖善,亦不得為孝矣。〗
如果父親去世了,馬上把父親親厚的人,“哎呀我看那個人不行,父親就跟他親厚”,馬上疏遠了。“我看他用的那個人不行”,馬上給他撤職了。你想一想,如果是這樣做的話,那回想他父親在的時候,他真孝敬孝順嗎?那不就是等著父親去世,然後急忙改變這些。
下課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,或訪問土豆網春耕園書院主頁:http://www.tudou.com/home/chungengyuanrx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