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0集:患不知人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0集:患不知人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0集:患不知人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自知  知人  德性  寃問    
时间:2017-05-11 11:58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0集:患不知人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學而篇第十九集)
上一節課講到《論語》學而篇的倒數第二章。簡單回顧一下需要注意體會的幾點。一個是對貧富的態度,人各不同。這個不同,體會的是德性。最差的,是《朱子治家格言》上講的,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最可恥,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。低賤,這是最差的。我們在社會上也常常看到這樣的人。
還有,是一般性的。富貴,人之所欲也。每個人都羡慕富貴,對自己的貧賤還是不樂意,不願意貧賤。這是一般的人性,一般小人都是這個樣的。
第三種,就是子貢說的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。能做到這一點,我們就可以說呢,算是有賢德之人,不去羡慕別人的富貴。君子素其位而行,我貧賤就過貧賤的生活,富貴呢,也不自滿,也不驕於人前。我們看,就這樣一種人,在我們現在社會就很少,不多。
接下來,就是孔子說的,貧而樂,富而好禮。這是幾乎接近於聖人境界的,才能做到。我們體會,孔顔樂處。孔子顔子,一簞食一瓢飲,居陋巷,能夠不改其樂。
以前的時候顔子是亞聖,後來顔孟易亞,經過了接近兩千年,一千五六百年的時間,最終孟子變成亞聖,把孟子的位置排在顔子的前面。以前的時候亞聖只有顔子。這個給大家講過,就是從宋儒開始重視孟子之後,就有人提出來,把孟子的地位提在顔子之前。提出來之後,也經過了幾百年,多數學者基本上可以認可。所以,我們在祭祀的時候,排的位置是孟在上邊,其次是顔子,然後是子思和曾子。有的遵循以前的排位,把顔放在前面,後面是孟子,然後是子思、曾子。這種排位方式也可以。之所以這樣排位呢,主要是以他們的德性。再一個呢,以他們所傳的學,就是他們在傳學方面的功勞。
我就說,孔子顔子,他們能貧而樂。富而好禮的人,應該說很多。我們體會對貧富的這四種。上節課我講三種,把前面那種生諂容作驕態的、最低賤的這一種沒有說,只講到一般人,多少都羡慕富貴,對自己的貧賤不滿意。
體會這四種對貧富的態度。這四種態度,體現的是德性。你看,有德與無德,在任何事上都能表現出來。這只是對待貧富上體現的。從這裏我們也可以體會進去,君子是一個怎樣的德性,聖人是一個怎樣的德性,同時對照我們自己,我們在哪一個層次上。我們學這個呢,至少要追求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。最低要追求這樣一個境界。這是第一點。
第二點要強調的是,子貢可以言詩,為什麽說他可以言詩。切磋琢磨,本來是治骨角治玉石,詩裏面把這個來比成學習的方法。而在子貢這裏又往上提升到進德不止。我們中國的文字詞語,好多都是上法天下法地中法自然,法萬事萬物。我們文字的來源,好多都是這樣來的。這樣來之後呢,我們學經典的時候,就是要從這一個事物的理,然後往外擴展。擴展出去,足以能為我們修德性、進德,能夠有指導意義。如果能做到這一點,在孔子看來呢,就可以言詩。做不到這一點啊,所學的雖然可以就具體一個事能夠指導我們的德性,但是不能讓我們貫通萬事萬物的理。貫通不了啊,不能做一個老師。
《學記》上講,博學而善喻可以為師。你學得再多,如果不能善喻的話,不足以為師。而博學善喻呀,就得像可以言詩的這樣的,能善於比喻。天地之間,各種大道大理呀,能夠用最簡單的事實讓大家體會進去,然後明白最高的理。你說道可道,非常道。道到底是什麽?天道天理到底是什麽?我們體會人性,仁義禮智,這些性,也是很難體會到的。以我們的德性,很難體會。那怎麽體會呢?你看孔子說仁者愛人,你從愛人這個地方,我們人人都有此心,從這個地方往裏入。然後呢,可以想見,也可以自己的心體會進去。這是學習的妙道。這是可以言詩這個事。
第三點要知道的就是,從《論語》上講,可以言詩的,孔子弟子七十二賢中,只有子夏和子貢可以言詩。我說呢,以七十二賢的德性,可以言詩的應當是不少。不一定七十二賢都可以言詩。我體會啊,你像子路,不好學文,不一定可以言詩。雖然孔子很讚賞他的德性,連曾子他們都很高看子路。他也不一定可以言詩的。
這一章,主要體會這三點。能體會這三點呢,學習這一章的書,我們就能心有所得。
看《論語》學而篇的最後一章。
【子曰: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”】〖尹氏曰:“君子求在我者,故不患人之不己知。不知人,則是非邪正或不能辨,故以為患也。”〗
朱子在注釋的時候,就是講明了,君子為什麽不患人之不己知。朱子引尹氏的話說,“君子求在我者,故不患人之不己知。”君子求諸己,不求諸人,不致乎外。真正求諸自己、反求自己的時候,會發現自己很多方面做得都不好,學得不好,體會得不好,當做的也沒有做到。學然後知不足。這樣學習的時候,就是為己之學。真正的為己之學,越學越謙下。自己感覺不到自己多有學問的時候,就不會想人家承認不承認我的學問了。大家體會一下。
如果自己感覺到,“哎呀我學問很大,孔子孟子好多話都錯的,注釋注家他們的水平不夠,他們受封建社會的影響,思想沒能達到現在的文明。”如果是這樣感覺到的時候,想一想,這就是求諸人,他沒有向為己之學方向發展,不是求諸己。
學到謙下處才是學問。謙下,就不在意誰看中不看中我。因為,不以為自己有學問,不以為自己有德性。所以,不患人之不己知。為什麽不患人家不知道自己?我們體會這個理,是一種怎麽樣的追求,是一種怎麽樣的謙下之德,才能做到這一點。
就我們學校的情況,也可以有個比較。你看,社會上各種傳統文化機構、團體,都著力於宣傳推廣擴大影響力,想想,一些學校影響力都很大,做出錄像,對外宣講。而我們學校的作法呢,就是老老實實地在這裏,一部經一部經地學。我們學校也有網站,就是簡單弄一下,讓願意了解的人可以了解一下我們的情況而已,沒有積極宣傳,也沒有著意自誇我們怎麽樣怎麽樣。
我們學校這樣的一個作法,就是不患人之不己知。不擔心,不考慮別人知道不知道我們。所以,我們在傳統文化的這個圈子裏邊是很渺小的,知名度不高,與王財貴先生的兒童讀經的影響力,還有蔡禮旭先生的幸福人生講座,弟子規的推動,等等,跟這些沒有辦法比的。但是我們所循的就是這樣的路,不患人不己知。不己知,就是不知自己。不患別人不知道我們。
老百姓也同時有句話,酒香不怕巷子深。問題是呢,我們所釀的酒,是不是真香。這個是我們考慮的。所以說,所患的是什麽呢?患不知人也。
不患他不知道我,我患的是我不能知他。患不知人,接下來就有一個問題,如何才能知人。知人呀,需要明的。能明才能知人。如何能明啊?修德性,修自己的德性。如何修德性啊?學習經典,思辯事物的義理。思辯義理之後,發現自己的偏處,對我們自己的偏處一點一點修正。這就是,修去的都是貪心所造成的偏向,存下的就是我們人的本性。存天理,天理就是本性。存天理,滅人欲。然後就像那個鏡子一樣,越磨越光,越磨越光,心就明了。明了之後,就可以知人,就可以思辯事物的義理。
所以呢,思辯義理,然後糾正自己的,讓自己心明。心明之後,就可以知人。可以知人的同時呢,也能知我們所面對的萬事萬物的理。那我們遇到什麽事,當如何處理,遇到別人的問題,當如何回答,都清楚。別人一問,經典上或許沒有,但是我們心明之下,就知道這個事的義理何在,應當如何指導人,如何回答別人的請教。
除思辯事物的義理之外,從《論語》上體會啊,孔子因材施教。就是根據每個學生不同的狀況,把他的偏向給糾正,激進的給他抑制住,懦弱的給他提攜上來。這就是孔子讓他的弟子,知人的方法。就是讓他的弟子修德,變明。
同時《論語》上也講到很多孔子對人的評價。通過評價人呀,我們可以思辯事物的義理,也可以學習如何知人。孔子對人進行評價,在《論語》上有幾十個,好像主要在憲問那一篇裏。我們舉幾個例子,大家體會一下。如何能夠思辯事物義理,如何能夠做到知人。
孔子說,管仲之器小哉。說管仲的器量太小了。那為什麽說他的器量小啊?有的人說“管仲儉乎”。所謂儉是什麽,生活節儉。我們說,凡是吝嗇的人,不舍得花錢,與人的交往呢,也是摳摳噰的。這樣呢,我們就是器量狹小。所以,孔子一說管仲的器量小,有人就說管仲是不是節儉啊,或者說是吝嗇。孔子說,“管氏有三歸,官事不攝,焉得儉?”管仲,並不節儉,他的生活很富貴的,舍得花錢。
然後呢,有人就問了,那他不是節儉,是不是管仲知禮呀?禮者節也,是要對自己有所節制的。禮的主體的精神是要節制人,不自以為是。禮之本為敬,能心存敬意的時候,就不會放縱。不放縱呢,就是對我們性情的一個節制。能節制,是不是孔子說的器量小啊。孔子說,“邦君樹塞門,管仲亦樹塞門。邦君有反坫,管仲亦有反坫。管仲而知禮,孰不知禮?”樹塞門,就是在內門之外設門屏,按照周的禮法,國君才可以在這個位置設門屏。門屏就是門障。那管仲不是國君,只是齊國的相,他設這個門屏,就有僭越禮法之嫌。所以說,這個是不知禮。還有呢,只有國君可以設反坫。反坫是什麽呢?就是在堂外有兩楹嘛,兩楹附近,設的放酒的一個臺子。國君接待外賓的時候,在門楹那個地方,招待國賓,敬酒,敬了之後,放在臺上。這是禮法規定的。而管仲不是君,他自己也有反坫,也設這個。這也是僭越。所以,他不知禮。
既不是知禮,又不是節儉,那為什麽孔子說他器量小啊。其實啊,我們體會一下,就是他不能按禮去做,正見他的器量小。如果器量大的話,我何必與君比高貴呢?不該設反坫不設反坫就是啦。正是他德性不足,器量小,他才生活這麽奢侈,奢華,不節儉。這正見他的器量小。而他在齊國為相,齊桓公很聽他的,完全聽他的。五十多年,他引導齊桓公做的什麽?就是做一個霸主而已,沒有輔佐齊桓公興王道。以齊國在當時天下的位置,你看齊桓公是天下霸主嘛,那是全天下最厲害的一個國家。如果管仲有足夠的德性,輔佐齊桓行王道,就不會行霸道了。這就看出來他的器量小。想一想,是不是。
所以說呢,有人拿管仲跟曾子比,曾子根本不屑與管仲比。“你拿我跟管仲比,你太小看我了。”為什麽這個樣?就像我們人哪,有的呢,“哎呀,我就是要掙錢,就是要當官。然後讓大家都羡慕我,讓大家都聽我的,服從我。”這就是管仲所行的,霸道。王道呢?修好自己的德性,然後君子風化,所有人都自然的跟著我學,像我這樣做事,像我這樣說話。這樣的人,我們說有德性。而治理天下呢,這就是王道的方法。我們從這個地方,可以體會出來,管仲的器量小。富貴一點就做霸主,而不能輔佐齊桓行王道。
另外呢,子貢問孔子,管仲非仁者與?管仲是不是一個仁者。當子貢問這個話的時候,他有他的說法。他的說法在哪裏呢?他說當時,“桓公殺公子糾,不能死,又相之”。這是說的管仲非仁。什麽意思呢?當時齊國有亂的時候,公子糾和公子小白,兩個公子都逃亡在外,都逃到自己的老娘家,外公家。公子糾逃到魯國來,管仲是他的師傅,陪著他的學生公子糾在魯國。而鮑叔牙呢,是公子小白的師傅,他陪公子小白逃到莒國。齊國的家中先君一死,這兩個公子,誰回國家回得早,就能把誰推上君位。齊國的朝堂裏邊支持這兩者的都有。他兩個同時往齊國趕,都是外公的國家派軍隊護送。如果能阻止對方,這邊就先期到達當上國君。魯國這邊派兵,叫管仲去阻止公子小白。管仲看到小白的車隊,偷偷的射箭,想把小白射死。結果呢,射在小白的衣鉤上。但是小白假裝被射死了,令軍隊發喪。這時候管仲大意了,覺得我射中了,小白沒命了。這邊他輔佐公子糾慢慢地走。結果那邊假發喪,真趕路,比公子糾更早回到齊國,成為齊國的國君,就是齊桓公。登上君位之後,桓公怕公子糾再起來跟他爭君位,強迫魯國殺死了公子糾。
齊桓公的師傅是鮑叔牙,跟管仲的私人關係很好。他說,你要想霸天下的話,我的本事不如管仲。所以齊桓公又請管仲。當時按照禮法,師傅應當輔佐徒弟,如果不能保護自己的學生,讓學生死了,師傅應當自殺。他不僅不自殺,齊桓公一請他,他又到齊國做相去了。而齊桓公是他的仇人,他自己當時不死,仇人用他,他又去輔佐。這樣,是不是不仁呀?你不能體會公子糾怎麽死的?那是你的學生啊。
然後,孔子回答這個問題說,“管仲相桓公,霸諸侯,一匡天下,民到於今受其賜。微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。”這個地方呢,孔子又讚揚管仲。說管仲輔佐齊桓,成第一個霸主,霸天下。所謂一匡天下,他所主持的都是天下的正義。如果沒有他主持天下的正義,各個國家都聽從他,華夏早被夷狄滅了。那個時候,華夏各個國家之間都有一些少數民族,如果華夏各國不團結的話,少數民族的力量就會一個一個地把華夏的國家滅掉。孔子說,如果沒有管仲輔佐齊桓公霸天下,我們現在都變成夷狄了,被髮左衽。左衽,我們華夏的衣服是右衽,夷狄的衣服是左衽。就是說我們就變成夷狄了。
你看,這裏孔子又讚揚管仲。看他這一個人呀,有不同的視角和層次。上一章書,說管仲器量小,是與王道比,霸道不足論。而這一章呢,如果沒有霸道的話,沒有當時春秋五霸的話,我們華夏可能就沒有了,整個被夷狄侵佔了,華夏的文化也傳不下來。你看,降一個層次,管仲就是有功的。就像我們評價人啊,你說他有德性,可他跟聖人比差遠啦,那不能說他有德。翻過來說呢,他在現在我們所有的人裏面,是德性最高的,這樣比呢,他又有德性,可以認為他有德性,可以稱他為君子。這樣,是知人。
我們現在知的,就是這樣一個歷史人物。他有這麽大的功,曾子又不屑於拿自己跟管仲比。曾子的德性是什麽呢?如果有人用我,有行王道的可能性,我會輔佐君行王道,而不走霸道的路。這是儒家君子的志向。
我這裏記了十幾個人,通過這樣學習,我們知道如何評價管仲。知道如何評價管仲的時候,我們在現實中觀察人的時候,就不會在一個平面上作判斷。這個人做了一個錯事,就說他是個壞蛋,這就是以偏蓋全了。想一想,能把這一個人從整體上進行評價,與我們見到的一個具體的事分開來,能做到這樣的時候,德性就高了,對於事物義理的分辨能力、辨識能力也強了。
《論語》之所以集結孔子對人的評價,就是我們來體會,上下左右站在不同的角度來思考問題。就像以前我常講的,如何評價民主、自由、科學。民主這個制度,你說在現實社會上,有它現實操作的意義。比較而言呢,民主制度下,在一定的時期,人心能比較順。而科學呢,在現實層面上,確實給我們造了很多福利。沒有電燈,我們晚上怎麽能這樣講課呢?是吧。確實給我們帶來很多方便。這是從平面來看這個問題。
如果站到天地自然的高度,站到整個人類前途來思考這個問題的話,那民主自由和科學都是惡!為什麽是惡呢?就是科學帶動的技術,森林砍伐完了,人在地球上幾乎不能生存了。而民主自由,促進了科學技術的發展。你看,這個高度就不一樣。那從現在說,這樣繼續下去的話人類就是死路一條。世界有識之士都很憂慮,人類怎麽樣在地球上繼續生存下去?怎麽解決這樣的問題?但是,從哲學的平面的角度,看不見民主自由和科學的問題。他們不想著糾正,有問題呢想著彌補。你說,“哎呀,資源浪費太厲害了,那用清潔能源。污染太厲害了,用清潔能源。”他們只會在這樣的平面上來思考問題。這樣來解決問題呀,就是最終什麽問題也解決不了。只有提到一個更高的角度來觀察,才有可能挽救人類。
你看,通過知人,我們把這個思考問題的層次提高上去,有這個德性,可以思辯萬事萬物的理。所以呀,患不知人呀,就是怕我們心不明。心不明呢,事物的善惡是非就思辯不了,或者是思想太平面化。平面化之下,不能從長遠思考問題。我們患的就是這個,患就是害怕,感覺到自己不足。明白這一點呢,那就要修德性,修自己。所以,別人知我不知我,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應當知人。
剛學了《尚書》,《尚書》上所講的,“無稽之言勿聽”,實際上也是知人。什麽是無稽之言,比方這個大學教授,發明一個健康的方法,喝綠豆水,一天喝多少升,用多少斤綠豆,怎麽樣能治病,一炒作,厲害地很。然後就有一幫人跟著去信去學。這樣的,就是無稽之言,很多人聽。《尚書》告誡我們,不要聽這些,也是知人。他這個人說的這樣的觀點,無據可考。先人沒有這樣說,沒有這樣做的。
我們學君子求諸己,就是修身為本,就不會在意別人知不知自己,應當追求的是學會知人。知人,同時就是思辯事物的義理,就能辨別什麽是正道,什麽是邪說,什麽是是,什麽是非。孔子說的時候,是不患人不知我,患我不知人。是這樣一種對應的關係說的。這裏邊所含的義理是什麽呢?人不知我,君子反求諸己,我們要體會,應當是一種怎樣的態度。那我們要患不知人呢,就是應該如何修德性,如何做到知人,不修德性知不了人。這是孔子說的這句話想給我們傳達的。要修出自己的明德來。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。有明德就能知人,不僅能知人,還能知事知物。
《論語》上,和這一句話意思相近、說法不一樣的,還有幾章,我在這裏也給大家講一下。一個是“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”。古代學而優則仕,學得好,有德性,想著如何引導百姓向道。這樣呢,學好了之後就想做官,做官呢就能行更多的善。就像了凡說的,你一個人行善呢,做一個事,只能惠及很少的人。你如果是做了官呢,一個政策,讓所有的人都得恩惠,那樣行善,等於對所有人都行善了,這個效果是不一樣的。所以,學而優要做官。
“那我學得這個樣了,怎麽沒有來請我做官的?”為學的人修身為本,不要患這個,不患無位。位是位置的位,就是貴族之位,公卿大夫士這樣的位。不患無位,患的是什麽呢?患的是所以立,就是說如果給你一個位的話,你如何對君盡忠,如何能代表君把百姓治理好,把社會秩序調節好,你有沒有那個本事。這是君子所患的。那想修這個本事,君子怎麽修啊?還是學經典。為什麽學經典呢?五經裏面全是先王先賢,他們如何治國平天下的,還有前人的教訓。五經裏邊講的,從一個角度說,全是這個。
怎麽樣才能體會聖人賢人的嘉言懿行,他們為什麽這樣治天下呀?還得修德性,才能體會到。修德性,是要不斷地進德不斷地學習。你像我們學《論語》,學第一遍的時候,感覺到都學好了,都理解啦。但再學一遍,又像新的一樣。我這一次講《論語》呢,也有學生說,上一遍講《論語》的時候,感覺都理解了,這一遍再聽呢,好像以前一點都沒有學似的。為什麽會這樣呢?是你們德性提高了。原先的時候德性湵。斫獾囊矞薄。我們德性厚了之後,現在感受的是更深厚的東西了。你有這樣的德性,才能逐漸的,越學德性越厚,才能體會聖人賢人為什麽這樣治天下。如何才能避免那些失去天下的教訓。這樣,體會越深,德性越高,所以說呢,德性等於學問。
這樣學習下來,《四書五經》都學完了,要是給我們一個位置,比方說叫你做曲阜市的市長,面對現實,如何調整現在的社會,從政治到經濟到教化,各個方面如何調整,你一下子就能明白,首先要著手幹什麽,其次要幹什麽,心中就明白地很。可以這樣說,要是讓我去做曲阜的市長,我心中還是真的有數的。就是這樣的。
教化,根源在哪裏。實際上,從根源上稍微一調整,社會教化就會改變,道德就會向善,不會像現在這個樣。官員,腐敗的問題怎麽解決?很簡單的。你用外在壓制的方法,沒有大用,要解決他們心的問題。如何解決他們心的問題?從經典裏邊找出一些語句來就這樣給他們講經就行。聽了之後,他們明白這個理,馬上就會反省自己,原來他們認識錯了。這樣呢,他就改變想掙錢那個心,想貪污受賄那個心。
各個方面如何調整,實際上這些事都很簡單。那為什麽是這個樣?經典裏邊,所有事物的義理都講得很清楚。我們能夠體會到經典的義理,你治理一個小小的地方還有什麽問題呀,是不是啊。這是所謂的患所以立,不患自己沒有這個位。
如果整天想著,“哎呀,我要當官,學而優則仕嘛,我想當官。我怎麽樣能做上市長啊?”那現在的方法只有送錢,買帳,巴結。這是君子當持的嗎?所以,還是君子修身為本,不擔心自己有沒有位。君子素其位而行,我沒有位,我就好好學習,修我自己。之所以沒有位,是因為人家沒有見我有賢德,人家還沒有看到我有德性,我是賢才,我有能力。沒有看到這一點,說明什麽呢?君子反求諸己,說明我們德性還不夠,學問還不足。
下課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