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1集:盡己而已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1集:盡己而已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1集:盡己而已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做官  無能  修身  提拔    
时间:2017-05-12 10:21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學而篇 第21集:盡己而已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學而篇第二十集)
上節課講學而篇的最後一章,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”我把《論語》上類似這句話的其他幾章,在這個地方一塊講一下,讓大家對這一章有更深的體會。
第一句是“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”。不憂慮自己有沒有官位,憂慮的是,如果在那個官位上,我有何德何能盡到自己的職務職分。如果憂患這個的話,你想一想,我們個人的追求啊,就不在如何當官了。追求在哪裏呢?修身為本,把我們自己修好。如果人家還沒有看到我是個賢人,不知道我足可以為官,說明我德性還不足。如果這樣思考問題,想一想,君子無求諸人則不怨。不求人的話,就不會有怨。素其位而行,就是一再修好自己。結果呢,你只要是修得好,你一定會有位的。
我們現實生活中,也是這個樣。“哎呀,你看誰誰誰提拔上去了,為什麽沒提拔我啊?他有什麽能力?怎麽提拔他啊?”我們有時候就這樣思考問題。這就是致乎外,不能求諸中。我們一心致乎外的時候,想著做得好一點,讓上邊看出來。我們這樣想的時候,實際上事就一定做不好。怎麽能做好呢?我在一個位上,我盡好自己的職分,努力地做,盡職盡忠。這樣,我們的事就一定做得好。能做好呢,上邊自然就有人看到,自然就把我們提拔起來了。你看,思考問題,角度稍微一調整,完全是不同的態度,而就是這樣的態度,決定著我們在事業上是成功還是失敗。
大家想一想,整天想著“他不行,卻被提拔起來了”,心中有怨。有怨呢,自己工作積極性都沒有了。這樣追求一輩子,能提高職位嗎?很簡單的道理。什麽叫退一步海闊天空啊?不去看被提拔起來的那個人有什麽問題,反省一下我們自己哪裏做得不好。這樣一反省啊,對最高的領導也沒有怨了,對被提拔的人也沒有怨了。心情舒暢,工作也能盡職盡責。在這樣的心情下,與周圍的人交流交接交際處理得好,人際關係也好,我們周圍的環境也好。能做到這一點,你想一想,在上的人,哪一個不想找一個真正能盡到職分的人呀。環境好,你安排人做一個什麽事,大家合作做一個什麽事,做得就漂亮,問題解決得好。最終,我們所期望的高職位,可能就落到我們身上。
就這麽一點點,一往那方面想,一生怨,全完了。一反求諸己,海闊天空,所追求的一定也能達到。這就是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。我們當思考的是,我有何德何能期望別人把我提拔到那個職位上去。這也是最終歸宗到什麽?大學之道,修身為本。關鍵還是在我們自己。
還有一句話,“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”莫己知,就是人不己知,和學而篇最後一章說的一樣。不擔心別人不知我,不憂慮這個。憂慮什麽呢?追求什麽呢?我有何德何能讓人知啊。比方說一個單位,多數都是一般的職工,當官的少。都是一般職工,那我們如何在一般的職工裏邊凸顯出來,讓人重視啊?這是我們所求的,不是求人知,而是求可知。我們比一般的職工更能盡職,更能盡責,更能忠君,事情都做得好,那從眾職工裏邊就彰顯出來了。彰顯出來,這些是足以讓人可知的。這個樣才能讓人見到你,注意到你。我們所求的就是這個。如何彰顯出來?就是盡職盡責嘛。把自己的職分做到最好,忠心就能體現出來。整天怨著,“哎呀給我的工資太少啦,給我的工作太多啦,太忙啦。”你想一想,你這個樣,上邊怎麽能知你。工作做不好,一肚子怨氣,上邊怎麽重視你呀。
我們要有足夠的東西,有實德,讓人能夠知道,這是我們當修的,當追求的。這是“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”。求被人知道,你得有實際的東西,才能被人知道。你和大家都一樣,人呢就不另眼看你。這裏邊呢,就有一個持心。“我想顯示出來,用一個什麽辦法讓人發現我呢?”當你求這些小技巧的時候,人家可能發現你了,但是也知道你這個人不可用的,那就是一種鑽營的心。你只要是帶著鑽營的心,做出事來人就能體會到。沒有這樣鑽營的心,給我這個職務,這個工作,我盡最大努力做好,不求別人知我,人家知我的實德才能出來。我們的成績才能體現出來,凸顯出來。這是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所求的是讓人可知的東西,還是反求諸己,修身為本。
第三句,“君子病無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。”病就是患,就是憂慮。病無能,就是說我們所憂慮的,是我們自己無德無能,不憂慮人家不知我。不病人之不己知,不己知就是不知己。憂患自己無能,那如何讓自己有能力呀?盡職盡責,修身為本。德性出來了,能力就強。
德性與能力是一個什麽關係,在這裏跟大家講一下。你看,你德性高,心中就明。你明之下,在我們自己的工作上,看問題看得就很准。那我們這個工作,該怎麽樣把它做好,就能抓住根本,一調整,把工作就做好了。這就是有德性,心能明,才有做工作的能力。翻過來說,沒有德性,德性平平,往往都是現實的工作搞得焦頭爛額,“哎呀這裏出來一個事,怎麽辦呀?沒辦法了;哎呀那裏出現一個事,怎麽辦啊?沒辦法。”這樣來工作的時候,整個工作的秩序、條理性,什麽都沒有。最終呢,都是就事論事去解決問題。這裏出問題了,就處理這個;那裏出問題了,又去處理那個。問題不斷地出現,你不斷去解決,忙得不行,愁得不行,焦頭爛額,最終工作成績平平,反面積累了很多的問題。
從這些事上,可以體現你的工作能力。遇到問題怎麽解決,有德性的話,一疏理,抓住關節點,在上面一調整,下邊的問題嘩嘩啦啦都沒有了。你看,有德性,能心明,思辯事物的理,能知人,就能解決好問題。這樣就是能力,解決問題就是能力。所以一般來講,有德性的人,一定有能力。
但是有能力的,不一定有德性。有能力而沒有德性的,在傳統社會官員用人方面,不用這樣的人。他們的能力呢,往往是一些小聰明。他們有能力,如果沒有德性的話,他們一旦有了權力,可能濫用權力。所以用人呀,以德為主,就沒有錯。你看古代考試,一個考卷拿上來,就能知道你的學問高低,就能知道你的德性高低。你有這個德性,有的考完之後直接就任命你做官去了。有的呢,在朝廷裏先歷練兩年,先做辦事員,歷練兩年之後就讓你做省長去了,做縣長去了。就這樣用人,還不會出問題。為什麽會這個樣?如果沒有德性,你體會不到聖人之心,你對經典體會也不夠,考卷你就考不好。很現實的,立竿見影的。寫文章,你是什麽樣的德性,你的文氣都能體現出來。你對事物思辯的能力,都能體現出來。
所以,君子病自己無能,憂患自己無德無能,不憂患別人不知我。還是注意這一點,就是思想的方向,那個關節點。一致乎外,就是一個平平的人,最終也成就不了。一求諸中,德性越積越厚,能力越來越強,那你不想做官,也有人來請你。沒有足夠的德性能力,有一些崗位是不敢安排的。為君都想把事做好嘛。
還有一句,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其不能也。”就是不患人不知道自己,患自己能力不夠。這幾章書啊,都是大同小異。和學而篇最後一章說的,意思基本接近。各章所指的,角度稍微有一點不同,所指的方面稍微有一點不同。大家通過體會這四章,然後體會學而的最後一章。
這一章書呢,接著還要講,想知人的話,還要博學。博學之下,事物的義理能夠看得清,對人也能看得清。你想一想,你做官的時候,你也要用人呀。你用人用得好,你的事就能做得很好。你如果不明的話,不能知人的話,用的人沒有那個能力完成他的職務,這個在經典裏邊稱為廢事。他所管的那一塊沒有做好,那從整體上你的職務內的事也做不好,這是定的。
所以,古代天子為什麽說他們是聖人?堯舜禹湯文武周公,為什麽說他們是聖人?聖就聖在,一不自賢,二能知人,知人善任。任何一份工作都不是我們一個人可以完成的。你就是在我們學校做一個班主任,你還要從班裏的學生中選一個班長呢。選誰做班長啊,對整個班影響很大的。你如果不知人的話,選錯班長,那你想把這個班調理好都不一定。至少這是個障礙。其餘的工作,你想一想,做一個小科長,下邊帶幾個人。在古代的時候,做科長的都是自己選擇下屬,我們現在呢,科長下邊的人是上邊的處長選的。即使是上級安排的,我們與什麽樣的人如何相處,如何把他的心唤j住,讓他盡自己的職分,也是需要德性的。如何用人之長,避人之短,這是智慧。這種智慧,就與德性相關,不是小智慧。
所以說,同學們就是這樣學習呀,不要擔心,“哎呀,未來我能做什麽?未來怎麽能讓人尊重我、看中我?”不要操這個心,要操心的是,我們現在修學,學得德性學問足以讓人看中,足以讓人尊重,別人認為我們的德性學問足以可用。學就往這個方面努力,不要擔心外在的,不要致乎外,不要求諸人,要求諸己。如果是,“哎呀,我覺得我修得很好啦,他們怎麽就是不知道呢?”當我們這樣想的時候,德性已經有問題了。你覺得你修的很好了,這個德性已經有問題了。
人家不看中、不提拔的時候,就還是認為自己不夠,自己不足。從經典裏邊,真正成就大業的人,都是像孟子說的,“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弗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”只要我們抱定修身為本,不求外在人知不知我,你就好好的修你自己。無論遇什麽樣的措折,都看作我學習進德的基石。挫折,可以讓我們進德性的。不被挫折打敗,本身就能提高很多。然後呢,你相信,一定會有所成就。你說“我三十歲了,還不成就?四十歲了還不成就?”五十歲,八十歲也不一定成就的,君子修身以俟。一旦有機會,就會像姜太公那樣成就大業。
據說啊,姜太公釣魚,有機會接觸周文王的時候,八十多啦。這八十多年,他所追求的是什麽?我說,都在學習,都在修身。想一想,文王這樣的德性,想求賢明之臣,輔佐他工作。那跟姜太公交流之下,就能知道,他能輔佐我把國家治理好,治理得更好。姜太公沒有足夠的德性能行嗎?
再說伊尹輔佐商湯。天下沒有人用他,說明天下沒有明君,沒有明君我就做我自己的事。一旦有人發現自己有本事,發現伊尹有德性,一定是明君。只有明君來求我,我不去求君。結果,你看,天下就出了一個商湯,商國的一個國君。聽說伊尹賢,一請,二請,三請,伊尹才去,然後輔佐商湯,成就天下之業。所以,如果人立志,立的志向高的時候,現實的小科長小處長,那都是小事,不值得追求。要幹就要成就天下大業。成就天下大業,你得有成就天下大業的本事啊,你得有那樣的德性有那樣的能力呀。有本事有能力,等待明君,就行啦。這就是君子當做的,這就是我們學儒的人當持的一個態度。
你看曾子啊,學聖賢之道,讓他做管仲都不幹。天下霸主的宰相,就像現在奧巴馬手下的希拉里一樣。那他都不幹。
傅悅輔佐商朝的高宗,也是這樣。沒有明君,就在山上打石頭。有的說是被判刑,在山上打石頭。有的說是為生活所迫,不打石吃不上飯,不能養老,這樣講也可以。他有那樣的德性,有那樣的水平。高宗呢,求賢人求不到。求賢心切啊,結果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他就夢見一個人,認為這個人有賢德可以輔佐他。然後根據夢裏邊的相貌,讓人畫出像來,全天下張貼,尋找這樣的人。結果就在打石頭的石料場,發現了傅悅這個人。你說打石頭的,滿頭滿臉都是灰,嗯?破衣爛衫,手上都是老繭。我就說啊,高宗雖然讓下邊的官員找這個人,找到他的人,看這個相,怎麽都不會想到他是高宗想要的賢人。你想是不是啊?怎麽會是他呢?關鍵是高宗把他請過去,一談三天。談三天是一個什麽意味?話語止不住,談得開心,心情舒暢,這樣的談話才能連續三天。你沒有那樣的德性,你一張嘴呀,高宗就能知道。雖然夢到的就是你,但是你還是回家吧,回石料場打石頭去吧。你想是不是啊。他就有那樣的德性,有那樣的能力,能夠知天下,然後才被高宗任命為相,輔佐高宗,成就殷朝的中興之業。殷朝就是商朝,夏商周。
諸葛亮,在隆中,也是這個樣。有賢德之人呀,無論幹什麽的,天下事一談就能知。你說,一個山溝裏的老百姓,哪有那樣的見識啊?德性,不是我們現在的知識,這裏的事也知道,那裏的事也知道。不需要知道這些的。事情到了眼前,或者人家一說,你就知道前因後果,就知道未來發展的方向。這是水平,這是能力。
我們遇到一個事,這個事意味著什麽,往下發展會是一個什麽樣的結果;應該從這個地方激勵他,讓這個事往好的方向發展;還是從這個地方就把它遏殺掉,不讓他發展,因為發展下去可能是惡。這些,都非常清楚。這是能力,是德性。這要君子知幾,君子知微。幾微之處,怎麽得來?我們就在這樣的經典的學習中,慢慢一點一點體會。
你看,前面講管仲,為什麽又說他器量小,又讚揚他,“惟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。”沒有管仲,我們華夏就被夷狄滅了。這些,說的都有理,一個是稱讚的,一個是貶低的。雖然是對同一個人的評價,但所站的角度不同。這些,都是細微處。我們如果不這樣學的話,就不知道從一個更高的層面看待一個事物。
像前面講的,我們感覺到懷才不遇的時候,發展的方向就那麽一點點的差異。要麽就怨別人,要麽就求諸己,我做得還不夠,我的德性能力還不足。細微的這一點差異,就足以影響你一生的未來、前途。
我就說,用這樣的問題呀,我要是給腐敗分子講課,我很有信心。不用多長時間,我把他的心給調整過來,就是用這樣的方法。什麽方法?你說貪污那些錢你幹什麽?是不是啊?你想要的尊榮,職位體現啦;你所需要的財富,俸祿上體現了,你還要那幹什麽?你說要了錢傳給子女。你傳給子女,你是害孩子,讓他們不勞而獲,變成紈絝子弟,你等著以後上監獄裏去探視他們吧。是不是啊?你自己要錢,就是追求一種虛榮,“我有多少錢,我做多大官,”自我安慰。你想一想,一旦暴露,自己蹲進監獄了,你現在有的這個尊榮,都沒有了。你所貪的那些財富,你一分錢也花不上。政府也不養著你了。你說這個道理多簡單,為什麽那麽多人就那樣貪污腐敗呢?他就不識得這樣的理,你就不懂這個道理,他就順著現實的一種欲望,“哎呀,人家都貪,我不貪,我不吃虧嗎?”你想一想,人家貪,誰貪讓他貪去,他們貪的結果是被打下去,都被打下去了,那就我上來了。可不就是這樣的道理嗎?很簡單很簡單的道理,他們就是順著一時的現實的思路,就是一種糊塗。糊塗之下,才這樣選擇,才幹貪污受賄這樣的事,何必呢?出了問題,如何跟父母交待呀,如何對得起子女呀?你只存僥倖,實際上,凡是存僥倖心裏的,都是平面看問題。怎麽平面看問題呀?“你看誰誰誰貪污,人家沒有被逮起來呀,還往上提拔呢。”這是平面看問題。你要再問他一句,十年之後呢?十年之後,是不是他還在那個位置上,還沒有進監獄?這個他不考慮,他就看到現在他貪污沒事,他覺得很羡慕。就是這樣看待事物的角度,平面還是深厚,角度不同,造成人一生的選擇不一樣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最終的結果,天道就是那樣的,不是不報,時間未到。
怎麽扯到這裏來了?
你看就是通過我剛才講,姜太公,伊尹,傅悅,還有諸葛亮,來體會“求為可知”,“病無能焉”,“患所以立”。孔子刪詩書,為什麽把這些傳下來,想一想。我說啊,就是對這句經典的注釋,莫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,患自己無能。如果他們幾個,不能知人的話,有叛亂的請他,(歷史上雖然沒有記,有可能有請的,)他不去。他要不輔佐明君的話,成就不了天下功業,不可能傳為後世的佳話。所以說,明君聖君,他們要知誰賢。
而我們,要是有德的話,也得識君。你如果輔佐君輔佐錯了,最終的結果就不好。你看范蠡和大夫文種,他倆的差異就很大。兩個人都輔佐越王勾踐,大夫文種就是那樣的老實任幹盡忠,忠心耿耿,越王勾踐報仇之後繼續做事,最後結果怎麽樣呢?可能是讓他自殺了,還是投到河裏邊了。是這樣的結果。而范蠡呢?越王勾踐應當復仇,范蠡就輔佐他。在輔佐的過程當中,勾踐確實臥薪嘗膽,各種艱難困苦全嘗過了,還舔吳王夫差的大便。各種方法都用,你想想,他的心呀,就變得尖刻。范蠡輔佐君把功業完成,然後激流勇退,我不幹了。他知道,可以跟勾踐共患難,不能跟他同甘,可以共苦不能同甘。范蠡知人,所以就避免了大夫文種那樣的結果。
范蠡在天下知名度又高,做生意最富,哪個國君敢小看范蠡呀?還娶了一個好老婆西施。又成為後世商人的楷模。陶朱事業,端木生涯。范蠡後來被稱為陶朱公嘛,端木就是子貢,姓端木名賜。你說,范蠡,最終傳下美名。為臣呢,盡到臣職了,幫越王勾踐報仇了。做人呢,能夠知人,該退的時候激流勇退,如果激流不退的話,他的命難保,也不會有以後這樣的佳話。我們修德性,修到這一點沒有?你看,現在這十幾年打下來的腐敗分子,很多都是年輕人。在前些年打下來的腐敗分子都是高級官員、年齡大的。為什麽老了老了,不能善終,又被打下來?把自己放松了。不明,一放松,腐敗了。
再想講一下孔子,你說孔子啊,史記上用的詞,汲汲遑遑,顛沛流離,周游列國,是吧,體會孔子是一個什麽心情。天下無道,禮崩樂壞這麽久了,怎麽樣解決這樣的問題呀。找一個明君,成就東周事之志,他來輔佐,由一個小的國家,然後往外擴大,像太王、王季和文王那個時候成就周一樣。和淨空法師的那個存心呀,真是一樣,淨空法師在《和諧拯救危機》上說,“再不拯救,來不及啦。”體會一下,孔子也是這樣的心,憂道,憂天下。他這樣做的時候,佛肸叛亂,陽虎叛亂,公山弗狃叛亂,他們叛亂都想請孔子。孔子乍一想,有一個機會實現東周之志。這邊子路一不高興,孔子就放下了。為什麽放下?他能知人。他如果不能知人的話,去輔佐他們,你想一想,他就不是孔子了,我們還學他的學問幹什麽?
所以,大家記住,莫愁前路無知己,天下誰人不識君呀?有人知道你的,重要的是把自己修好。
下課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