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二集:詩以正心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二集:詩以正心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二集:詩以正心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詩經  音樂  享樂  無邪    
时间:2017-05-16 21:29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二集:詩以正心相关介绍

為政以德啊,重要的是在上的人要有德。有德的人,以他的德性去為政,所為的就正。他為的正,就能服人。如果你沒有德,為的不正,不能服人,就不會如眾星拱衛北辰。有德呢,就能吸引賢人,願意輔佐你。同時呢,你也能識賢。賢人把你所為的政,就能按正的方向傳下去。不至於出偏差,就像經是好的,被和尚念歪了。不至於出現這樣的情況。
為政以德,還有一點,不要事必躬親。你只要是把人選好,不要管具體事。課下呢,校長說一個事,說明天開邉訒J程玫木蛠砀f,是不是該吃得好一點,該買點水之類的。你看,下邊具體負責的人,能夠考慮到這一點。校長答應就行啦。你把人用好,每一個崗位上有合適的人,他自己能盡到到職分,不要你校長這事也指導那事也指導,用不著這個樣。
翻過來說,你總想去指導的時候,就有會出問題。所以說現在做官的很多不會做官。安排人做事,教給下級官員怎麽做,怎麽做。你這樣安排,下邊的人就不動腦筋了,“你叫我怎麽做我就怎麽做。”這就是聽話的官員。他盡到自己職分的主動性沒有了。你看著是官員,實際上就相當於一個辦事員啦。
為什麽任命他做這個官員呢,他能盡到他的職分,你不用管。你如果管得多的話,一個是他的工作主動性沒有了。再一個,你按你的方法指導他的時候,和他的想法不一定完全一樣。不一樣的話,他執行你的這種具體的做法,因為不是他想的,他也執行不好。如果他按照你主導的精神,他想出他的辦法來,因為是他想出來的,他做出來效果就好,和你主導的精神也能夠相應。這個賢德之人呀,他能體會君心是怎麽樣的。君要求我怎麽做,君期望我怎麽做,他能體會君心,然後他做得就合乎君的意。這個,是方法。是妙道。
其實你看我們古代,一個大家族,象佘老太君這樣的老人家,年紀大了,不能具體做事啦,大觀園裏邊也是,找一個最有德性的人,讓他做管家,持家,一切事讓他來當家。讓他當家啊,因為他有德性,他不跟這個人爭,不跟那個人爭,別人就服他。他交待下邊的人,該怎麽幹,別人就聽。家,是這個樣。剛才講了,一個單位也是這樣。為政以德,首先做君的要正。
比方說學傳統文化,我們這樣學習的方法就是正。整個學校就遵循這樣一個正道來學習。如果是不正呢,比方說,按《弟子規》,見人就行禮,好像那個是好的。但是你看,走著走著就走不下去了。為什麽會走不下去?他不正。這樣學傳統文化的方式,就是不能正。學著學著就會出問題。因為不能養德性啊,在這樣的團體裏邊勾心鬥角,各個方面的事都會出來。你能正呢,都服,他們自己都歸正,相互之間矛盾衝突就少了。而且大家都能看到未來的前途,積極性也高。
這裏邊,歸結到哪裏去呢?做頭兒的要有德。所以呀,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,這九經裏邊,首先是修身。修身也,尊賢也。為什麽前面說尊賢,後面又說敬大臣。那這個賢人是不是大臣呢?不一定的。為什麽要尊賢?輔助修身。就像“泛愛眾而親仁”,親仁就是近賢。在賢人的輔助之下,道德不會下滑,而且還會上升。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,日新其德。
既然為政要以德,在上位的必須有德。所以在上的幹什麽呢?修身為本。所以《大學》上講,自天子以至於庶人,一是皆以修身為本。天子也以修身為本。天子不修身,德性不高,他就很容易用奸佞,不能識賢人。一用奸佞,你想一想,朝堂上開始爭。朝堂爭不來的,從老百姓手裏爭。爭權奪利,天下就亂。
修身為本,這樣才能有德。然後呢,才能行得正,才能正人之不正。那有的說,“我也想當官,我未來也想成就事業。”事業都需要一幫人來共同完成。你想成就事業的話,就好好的修身。要養育自己的德性。德性養不好,你想成功,你成不了。你就是一時成功了,還會掉下來。就是說,沒那個德性,你享不了那個福分。
你看,修身好,做君子了,有本了,有德了,就能行得正。行得正,就能率領很多人,願意聽你的,這樣,大家一起做事,事業就能成功。領家也是這個樣。這個家出問題了,那個家出問題了,從一開始所行的不正,然後就會出問題。你自由戀愛,行得就不正,從這裏呢,就埋下問題的根源了。
從這一章,我們體會儒家無為的政治,與道家不同。儒的無為之治,那個妙道,提綱挈領,再提綱挈領,提到君一個人,提到君一個人的修身。修身在哪裏,找庹摹P恼o處不含著大學之道。
儒家治世,所務者至寡。你說,在上邊所做的事,真的就是很簡單。故舊不遺,則民不偷。偷是薄的意思。你為政,跟隨好多年的人,除很邪的之外,不把他放棄。比方說,我們學校未來發展了之後,很多賢才都過來了。以前一起創業的這些員老,可能顯得與各路賢才比起來呢,能力差一些。再差,共同創業的人,不要遺棄他。這一點,只要學校這樣做,什麽都不用說,這個學校所有的人都不會薄情。你能故舊不遺棄,無論遇到什麽情況,不遺棄,整個團體就不會薄情。你說故舊不遺,在上的做什麽了?什麽都沒做,不遺棄他就行了。厚道,在這個整體裏面就建立了。多簡單。
所以,體會儒家政治的妙道。這一章就講這裏,看下一章。

【子曰:“詩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‘思無邪’。”】〖詩三百十一篇,言三百者,舉大數也。蔽,猶蓋也。〗
《詩經》,來得早的同學都學過了。我們再回頭體會一下,你像周南、召南,是文王所化的那個地區的民情風情,寫出來的詩呢,都很正。其餘的十三國國風,有正的,有不正的。有這樣情緒的,那樣激憤的。那我們讀詩的時候,自身的情緒與詩中的情緒就能相應。
我們在激憤的心情下,就喜歡朗誦那些激憤的詩。朗誦激憤的詩,我們的心與那個激憤相應,在朗誦的過程中,我們的激憤就在那個詩裏面消解了。我們的激憤本來是一種偏的情緒,通過讀詩,情緒消解,讓我們的心歸正了。心之所發為情,長期在不正的情之下,心也會變得歪,思想也會偏邪。情一正,心正了,思想也正。
我們感覺到自己卑賤的時候,也是一種不正的情緒。特別強烈的感覺到自己卑賤,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羡慕富貴。自覺卑賤之時,也能找到相應情緒的詩,《詩經》中都有。你讀那些詩,把這個偏邪的心呢,又調整了。
所以,讀正風,讀大雅、小雅,能感發人的善心。雅者正也,大雅、小雅和周南、召南的正風是一樣,都是正的。讀這些正的詩,能夠讓我們體會那個正氣,體會善。長期在這種善的養育下,我們的心就變得善。長期在正的詩詞感染下,我們的心就不歪。
人都難免有不良情緒,我們每個人都常常出現一些不良情緒。無論産生了什麽情緒,你如果詩背得好,自然想起來哪一篇詩與你的情緒相應,你朗誦上幾遍,情緒隨著你的朗誦消解了,那種不正的情緒沒有了,心就歸正。
我們學詩幹什麽?目的就在這裏。
有的說,“詩,我都懂,我都知,你說哪一首吧。哪一首,我嘩嘩都讀下來背下來。”也許有人稱讚“哎喲,你真懂詩。”但這是辭章之學,不是為己之學,不是修身為本。詩,之所以稱為經,就是能夠正我們的心,才稱為經的。
孔子集結三百首詩,目的何在?就在這裏。從這個地方,我們又可以體會,孔子傳的五經,都是讓我們循為己之學的路。為己之學,就是修身為本。學經,就是用來修身的。
三百首詩,是一個大略數。有說三百一十一首,有說三百零五首。因為有六首詩是笙詩,有名而無辭。
看看注釋。
〖“思無邪”,魯頌駉篇之辭。〗
“思無邪”,出自魯頌的一篇詩,題為《駉》。這個我們學過,這裏不再說了。
〖凡詩之言,善者可以感發人之善心,惡者可以懲創人之逸志,其用歸於使人得其情性之正而已。〗
人之初,性本善。每個人都有一個善心,有時候被埋藏了。善的詩,能把我們善的心激發出來。我們一讀,受感動。感動之下,就把我們的善性激發出來了。
所謂逸志,就是放逸出去的心。心之所之謂之志。心放逸出去,什麽狀況是放逸出去啊?就是剛才講的,無論是煩惱啊,憂愁啊,氣恨呀,嫉妒啊,等等這些情緒。這一切情緒,都是心不正造成的。我們自己的心不正,情緒偏邪。所謂懲創,就是你讀誦這些不正情緒的詩的時候,就把我們不正的情緒給創擊走了,心氣就平了。
我沒有學《詩經》之前,背誦《唐宋詞選》的時候,我感受最深。那個時候呢,剛學傳統文化不久,學得不深。雖然喜歡學,又受到社會的壓力,情緒有時候不好。不好的時候,我就讀誦《唐宋詞選》,那本書都被我翻爛了,背了很多。現在都忘了。氣憤的時候,就誦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你讀誦之下,那種悲憤就抒發出去了,情緒歸正了。遇到什麽樣的情緒都有對應的詩,就喜歡讀那個詩。有纏綿緋惻的情緒了,就讀李清照的。李清照的那些詩啊,很多都是纏綿緋惻的。讀誦之下,纏綿緋惻的情緒沒有了。在撫平情緒這方面,讀《唐宋詞選》和讀《詩經》有類似的效果。所表達的,都是人的情緒嘛。
心有所發,然後行之於言。言不足以把心情表達得確切,所以再鏗鏘以文字的節奏,等等,從韻律節奏來體現。韻律節奏還不足以體現心情,然後再配上音樂。在音樂之下,再讀誦那樣的詩,音樂的情調和詩言的情調一致,然後呢,我們的逸志啊,就是放出的心,慢慢就回歸了。
我們想一想,禮樂教化,是不是也是這樣的道理。上邊行禮,天子諸侯卿大夫,他們行禮的時候,都配樂唱詩的。各種禮都有,朝會,聘問,朝覲,會盟,各種禮的場合,包括祭祖,喪禮,祭祀鬼神,所有的禮都配上樂。配上樂呢,還有詩班唱詩。那個詩言,與音樂,與你所行的這個禮,整個協調起來。所以說,你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,心自然歸正。
這就是,德高者位尊,在上位的人,要防止他的德走下坡路,就用這種禮的方式。我們有時候批評封建社會,“你看古代的天子,你看他享樂呀。那麽多美女,八佾舞,六佾舞,跳那樣的舞,配那樣的樂,整天就是這個樣。”實際上,這是養德性呢。你看,孔子要求他的學生,包括周禮要求下邊的士。士以上所有的官員,所有學儒的君子,琴不離身,不能脫離音樂。所有彈音樂的,都誦著詩。這個幹什麽?養德性。所以,有的人說那些天子諸侯啊,在那裏觀賞,好像他們享樂呢。這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他們不懂,那就是聖人制的禮。制禮,讓天子國君這樣做,就是養德性的。行的禮越多,在這種氣氛中熏陶越多,心就不會偏邪,私心雜念就不會生。
你想一想,做君的,如果一氣恨,心就不正了。心不正,施政也會偏。你像毛澤東,一看有人不聽他的,一氣恨,發動文化大革命,全國多亂。做君的呢,在這樣的音樂養育下,他沒有這樣的情緒。産生不了這樣的情緒,他就不會行那樣的歪政。歪的政治,我們不稱它為政。
要知道,孔子傳詩讓我們學,就是感發我們的善心,懲創我們的逸志。單純的詩,如果不配樂的話,效果差得多。所以,先儒一再遺憾,六經裏邊,《樂經》沒有了。當時呢,孔子集這三百首詩,都配了樂的。如果這個樂不失傳,我們知道這個詩怎麽唱,那個調,再配上音樂,效果更好。古代天子諸侯啊,他們行禮的時候,都是這樣的,配上樂唱的。而且那些樂呢,很多都是聖人傳的,聖人作的樂。
你說,這個方法多妙。有禮有樂,樂裏面含著詩。詩本身有那樣的意義,再配上樂呢,意義更大。
“其用歸於使人得其情性之正而已”,學習就是讓自己情性歸正。
〖然其言微婉,且或各因一事而發,求其直指全體,則未有若此之明且盡者。故夫子言詩三百篇,而惟此一言足以盡蓋其義,其示人之意亦深切矣。〗
所以,孔子傳的每一首詩啊,都有歸正我們哪方面的心。這一句話,提綱挈領,把所有詩的意義,一句點透,就是讓我們思無邪,情緒不要偏。情是哪裏發的?所有的情緒都是心發的。情緒不偏,心就能正。
所以我們學校,也要創造這個氛圍。課間的音樂,也是謹慎選擇的。沒有那些“咚咚咚,咚咚咚”,是吧,沒有那種整天挑拔你心的那樣的音樂。都著意選擇的雅樂,你有意無意地聽著音樂,心氣就能調節,養我們的性情。一定不可忽視這些,這是教育的一部分。所謂教育,不僅僅是我在這裏講經是教育,還包括管理的方式,所放的音樂,等等這一切,都是教育。制造整體的學校的氛圍,都在教育之內。
〖О程子曰:“‘思無邪’者,找病!狈妒显唬骸皩W者必務知要,知要則能守約,守約則足以盡博矣。經禮三百,曲禮三千,亦可以一言以蔽之,曰:‘毋不敬’。”〗
知要,就是抓住關鍵。知要則能守約,這個約也讀“要”。守約,守什麽?學,學什麽?學要抓關鍵,關鍵是什麽?大學之道,修身為本。這是抓住要點了吧。知要則能守約,所守的這個約是什麽?守住自己的心不要放,守正自己的心。守約,則足以盡博。守住心,就是德性。心只要不放,這就是德性。有這個德性,就相當於我們心明一樣。心明之下,可以盡博。
什麽是盡博?心明之下,我們讀這句經言,一讀就能體會它很深的義。一讀,就能明白這個事物的道理,思辯這個事物的義理。這個樣學習,讀得多了,通得也多了,這就是盡博。你如果是抓不住關鍵、守不住要點的話,德性不足,你讀《詩經》,一讀就變成文學作品啦。你學《尚書》,一學就變成歷史了。聖人言語所表達的那個深厚的義,我們體會不到,我們就會幹什麽呢?自己揣測,然後斷章取義。這樣實際上什麽都不知,所以說不能盡博。
你看,我們學習的順序,經、史、子、集。以經思辯義理,養育我們的德性。德性提高了,然後再看歷史。史家為什麽這樣選擇材料,每個人物、事件的善惡是非,歷史所載的道義,我們才能體會出來。然後學習子部,諸子百家,我們能體會還有這樣想的,還有那樣說的。然後再學集部,各種各樣的詩文。
經、史、子、集。學經,就是守約,抓關鍵,養育出德性來,然後才能思辯歷史中事物的是非善惡義理。所以我們現代人呀,不學五經,不修身為本,不養育德性,讀出來歷史啊,完全不通。事實上等於他什麽都不懂,根本不懂歷史。歷史變成什麽啦?講故事。你看不見嗎?現在,中央電視台講歷史都是變成講故事了。講故事的話,和讀小說是一樣。有什麽意義?是不是啊?什麽清宮秘史,那啊這啊的。你看中央電視台,都是名家,整天講的就是這些。你說,有什麽用?
文以載道,歷史是給後人傳達道義的。你講這段歷史,把這個道義能夠傳達給人,人聽了之後,能夠有所感發,有所感受,知道思辯是非善惡,這才是學史的意義所在。
你聽一萬個故事,與德性無關,你說有什麽用?我們現在人心,為什麽變成這個樣。你體會一些人做的事,真的,人心幾乎不可收拾了。為什麽會這樣呢?就是低級的趣味引導低級的趣味,一個勁地走下坡路。而按經、史、子、集這樣學習,我們首先學聖賢。在聖賢的引導下,一個勁地往上提,道德的風化才能變美呀。我說,人心墮落到現在的地步,有原因在的。原因就是沒有教育,只有講故事。所以我在講養正教育的時候說過,小孩子,不要給他看那些故事書。現在編的那些故事書啊,幼兒讀物啊,還說是什麽國家的項目,讓小孩子讀那些書,都不能養正。國家專門為這個事編的,不足以養正。我看過一些。為什麽會這個樣呢?都是學西方教育學的人,他編的那些東西,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麽是正。什麽小貓小狗啊,是不是啊。什麽老虎怕老鼠啊。你說,叫孩子學這個幹嘛?
唉……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我們體會,德性提高之後可以盡博。天下萬事萬物的理,我們能夠思辯,這就是盡博。德性養不出,不抓住要點啊,所博都是邪的,不正。你看,他們把歷史提挈提挈,提挈成什麽呢?把中國的歷史說成是階級鬥爭的歷史,都變成階級鬥爭的歷史了。階級鬥爭,君和民之間鬥爭,中國的歷史就是政府和老百姓鬥爭的歷史。你說他歌頌這個……那我們現在老百姓要是跟政府鬥爭的話,他就不願意啦。這一點,現在的歷史學家已經意識到了,不這樣編歷史書了。你說編史書的人都是什麽水平嘛?我都幫著編過好多。按照他們那樣的理路,收集材料,往上一堆,堆上去。你看了歷史啊,知道什麽時間發生什麽事,就是這樣。知道那幹什麽?你說,知道那些事,和知道今天螞蟻上牆了沒有,是一樣的。
後邊,范氏就是范寧。范寧說呢,經禮三百,曲禮三千,亦可以一言以蔽之,曰“毋不敬”。
明年,我們開始學《禮記》。《禮記》主要是曲禮,和經禮的精神。所有的禮,都是養我們的敬心。禮的一招一式,我們該怎麽做,各種禮儀格式之中,都要帶著敬心。為什麽敬畏鬼神?為什麽用這樣的方式,這樣的禮節?喪禮為什麽有那個復——招魂?等等。這所有的禮,學這些禮,行這些禮,體會它的精神,就是養我們的一個敬心。不然的話,行這些禮幹什麽?
你看,天子敬萬物鬼神的時候,諸侯也敬。在上位的人敬天地萬物,下邊的百姓就不敢濫砍森林,不敢濫殺動物。不敢是什麽?不敢就是敬。有所敬畏才不敢。有這個敬畏之心,那人與天地萬物不就和諧啦?所以,禮就是養這樣一個敬心。
我們開學祭孔的時候,同學們都觀禮。為什麽每次開學都先要行這個祭孔禮呢?因為經過一個假期,同學們在家看電視啊,受外面社會的影響啊,心有些散了。開學呢,就通過這一個禮給大家收一收心。大家在觀禮的時候,整個禮的音樂,禮的形式,能把放出的心攝住,提起敬心。通過這一個敬,把心收回來。收回來之後,就開始進入正常的學習狀態了。不然的話,心在外放著,就沒有敬意。沒有敬意呢,聽課的時候心容易開小差,做小動作,學也學不進去。大家自己可能意義不到,我講課的時候,同學們的注意力怎麽樣,我能看得到。不行這個禮,有時候一兩個月,那個心都收不回來。一兩個月收回來了,再兩個月又該放假了。那放假之前呢,想著回家,心又開始放飛啦。那樣,教學的效果就不好。你看,我們就從祭孔這個禮上,體會它的意義多大。提起敬心來。所以說,學禮呀,就是毋不敬。
你像與長者一起走,誰前誰後,這些都是禮。為什麽這個樣?能體會到就會做,能做到,實際上就是養的敬心。這是最簡單的曲禮之節。這也是禮。而有了這個敬心呢,你想想,對人,就能敬人。你敬人一尺,人敬你一丈。做事呢,就能敬其事。能敬其事,沒有做不好的。這樣你看,學詩思無邪,是修身。學禮毋不敬,也是修身。學《尚書》呢?我們學《尚書》,大家體會一下,《尚書》說的什麽。《堯典》《舜典》是說堯帝舜帝怎麽行政的,怎麽做的。《大禹謨》《臯陶謨》《益稷》這三篇呢,是他們說的應該怎麽樣行政。從先王的言行中,我們體會平治天下的根本,都是講到德性,都是講到修身為本上去。
這一章,最重要的是體會學詩的意義何在,不是學辭章,是為己之學。
下課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