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八集:回也不愚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八集:回也不愚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八集:回也不愚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子夏  問孝  顔回  不愚    
时间:2017-06-06 21:25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八集:回也不愚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為政篇第七集)
上一節課講子夏問孝,後邊看注釋裏邊,程子所說的話。
〖程子曰:“告懿子,告眾人者也。告武伯者,以其人多可憂之事。子游能養而或失於敬,子夏能直義而或少溫潤之色。各因其材之高下,與其所失而告之,故不同也。”〗
連續幾章,孟懿子問孝,孟武伯問孝,子游問孝,子夏問孝,這四個人問孝都放在一起。孔子回答得都完全不同,又覺得都有道理。為什麽會是這個樣,為什麽孝不能以概念來限定?程子說的意思,孔子是按照每個人的情況,就他存在的問題,因材施教來回答的。
告孟懿子的時候,“生,事之以禮;死,葬之以禮,祭之以禮。”這實際上是有針對性的,針對三家越禮的情況來告孟懿子的,所以是告眾人。
告孟武伯的時候,“以其人多可憂之事”。其人就是孟武伯,他好做莽撞的事,在外邊出了問題,父母就會增加憂慮。所以他自己所為的,經常有父母可憂的。
我們所行的也常常是這個樣。孩子學習不好,父母也憂。“以後怎麽辦?”你不聽話,談變愛了,也讓父母憂。不當談的時候你談了,以後合適不合適啊?如果是談的不合適,分手了,以後再找一個的話,總是帶著以前談的那個人的影子。你再找一個,兩個人很難和諧,一遇到事就會想到以前談的那個。所以同學千萬小心,不要做試驗,不要試。這個就是為未來埋下離婚的伏筆。無論你談得好還是不好,都會給未來留下後遺症。這是可憂之事吧。
我們各自不同的性格特點,有的太活潑太急躁,做事就有問題,會讓父母憂。有的太愚悶,寡言少語,也讓父母憂。甚至說,你們長大之後,在外邊結交朋友不慎,不自覺的被朋友拉下水,也讓父母憂。
可憂的事很多,我們體會,各自存在的這些問題根源在哪裏呢?在我們的德性,實質上是我們德性的問題讓父母憂。所以,我們從“父母唯其疾之憂”,父母憂我們的疾病,從這個地方體會他們憂我們的心。然後,我們德性上不要有瑕疵。德性上有瑕疵的話,讓父母憂慮更重,整天挂在心上。所以說,這個可憂之事,他是針對孟武伯個人的情況來講的。
對孟懿子說的,和對武伯所說的,都不同,可是都能適合於我們每一個人,都能提醒我們每一個人。
還有一個,“子游能養而或失於敬”。子游能養父母,但是有時候可能狎恩恃愛,過於親近。孔子針對這一點,跟子游強調敬。這樣的問題,我們也要審查自己有沒有。我們學這一章,就應當這樣體會。
“子夏能直義而或少溫潤之色”。就是他做得很好,有事弟子服其勞,有酒食先生饌。但是,有時候心氣不能和。一個是事父母的時候,很難做到和顔悅色。一個是父母氣恨的時候,父母怨我們的時候,自己不能順承,會産生逆氣。這些事,可能未來我們都會遇到的。
我以前在家裏學傳統文化的時候,不掙錢。很多年之後,我到這裏來之前的那兩年,我父親就看我有點不順眼。去了之後呢,我們爺倆總是要喝酒,喝著喝著就開始批我,就開始指責我。我母親就在旁邊擔心,你們爺倆再吵起來。這樣的情況,我們每一個人可能都會遇到。我們堅持一個什麽事,父母不一定能夠理解。我的選擇呢,和你們同學現實的選擇不一樣。你們現在年齡小,父母所指導的都是基礎的,都是在基礎方面關心你們的。所以你們現在不要說“我堅持的就是對,我談的這個對像就是比你未來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說得好”。你們不要思考這樣的問題。
子夏呢,做能做得很好。但是可能缺乏溫潤之色。這個跟個性有關,跟對父母愛得深溡灿嘘P。所以,子夏問的時候就這樣來回答,特別是一個色難,我們體會。
你看,“各因其材之高下,與其所失而告之,故不同也。”這就是說的因材施材。整個《論語》上體現因材施教的很多。同樣的問題,回答的不同。所有的問題,沒有一個回答是相同的。問仁的,問智的,問辨惑的,問孝的,這一切,孔子回答都不一樣。而所有的回答都是對的。不同的情況說不同的話,沒有一個確定的概念。這就是我們中國的文化。如果是西方的文化,弟子問仁,老師就考慮如何給仁下一個定義,它的內涵,它的外延,這樣一定,仁就在這個圈子裏頭啦。西方概念性的思維就是這樣的。我們中國文化都不是這樣。
從這個方面來體會,程子在這裏對四個人問孝做了一個總結。一個是材之高下,他們各自不同。孟懿子是貴族之後,可以跟他講三家僭禮,因為在他家中就發生過這樣的事。而孟武伯是一個好惹事的人,他也是貴族。所以回答的不同。而子游子夏呢,都是現實在父母身邊事父母容易出現的問題,一個是失於敬,一個是缺少溫潤之色。
剛才下課的時候,我體會到一點。朱子在注釋的時候,把色難的兩種說法分開來講。他說,一個是事父母的時候,要有婉容。另外呢,在父母顔色不好的時候,兒女如何順承。就像曾晳在曾子鋤地的時候,把苗當草鋤掉了。曾晳打兒子,而曾參不跑,這就是承順父母。
你看這兩樣,朱子注釋的時候是分開的。我體會,如果分開的話,是兩種外在的形式。我對父母有沒有婉容,父母氣憤的時候我該如何順承。體會一下,歸結到心裏邊去,這兩者是一樣的。就是說,真正深愛父母,有和氣有婉容的時候,那在父母氣恨之下自己也自然不會生逆氣。在父母氣恨的時候都能不生逆氣,那在他們沒有氣恨,慈愛我們的時候,那個婉容不就自然地出來了嗎?和悅的顔色,自然就出來了。我就說這兩種說法,我們體會的時候,可以統一到一個方面去,就是從我們自己心中去求。
在心中求的時候,一個是對父母是不是有深愛,另一個就是我們自己的心氣,就是我們的德性到什麽程度。
這一章書就講到這裏。看下一章。
【子曰:“吾與回言終日,不違如愚。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發。回也不愚。”】〖回,孔子弟子,姓顔,字子淵。〗
回,就是顔淵。姓顔,名回,字子淵。
以前給大家講過,女子開笄、男子加冠之後,整個家族裏邊,還有朋友之間,都要稱字。只有父母和老師,可以一輩子稱其名。國君也不可以稱臣子的名。只有父母和老師可以稱其名。所以孔子說話的時候,都是叫學生的名。
我們現在說人的“名字”,把名和字說到一起了。其實名和字是不同的。這裏體現的是尊師,師之尊勝於君。為什麽是這樣呢?傳統文化的一個基本理路,父母生我身,有恩於我。老師教我成人,有恩於我。如果老師不教我成人的話,父母生的我這個身,只是相當於禽獸而已。人如果不教的話,很容易這個樣。為什麽我們講夷狄的時候,雖然說少數民族,從感情上總是有一點貶意,就是他們沒有教育做人這個方面的教化,沒有施教。我們華夏,是從小都施教的。施教呢,是靠老師來教育的,不要指望父母教育子女。父母教育子女的話,孟子說俣鳎Χ髁x。所以我們做父母啊,不要想著我如何教自己的子女。你如果是這樣想的話,一定會出問題。父母對子女所施加的就是慈愛,讓子女在父母身上能感受到慈愛,這就等於在孩子心裏種下了愛的種子。如果說父母對子女有教的話,就是用這樣的方式,以慈愛的方式,身教。
我們現在社會有很多錯誤的觀念,父母覺得自己能力很強,想把子女教育到什麽程度,凡是這樣想的,不失敗的不多。而父母呢,最終又特別失望。“你說,我教你,我傾注多大的心血呀,你卻變成這個樣。”父母為這個事還煩惱。實際上,是他不懂,不知,教育不是父母施加給子女的。我們學這個,要懂得這一點。
從孔子稱顔淵為回,我們談這麽多。
然後對顔回簡單了解一下。顔回是魯國人,現在曲阜有顔子廟,顔子廟的前面就是陋巷,我看那個地方現在依然還陋。為什麽還陋呢?那條街上有三個垃圾箱,你走到那裏就得捂著鼻子走,而從那裏走的人就很少。
顔回比孔子小三十歲。我們首先明白一點,顔回的父親顔路,也曾經是孔子的弟子。顔路因為家貧,以後他回家種地了,讓自己的兒子跟著孔子學習。結果呢,顔回成為七十二賢之首,後來被尊為亞聖(又改稱復聖),孔子最喜歡的弟子。
同樣情況的,還有一個曾子。曾子的父親是曾晳,曾晳也曾經是孔子的弟子,後來他回去了,讓他的兒子曾參跟孔子學習。結果曾參呢,傳孔子正宗的學問。以後的思孟學派,如果儒學裏邊分派的話,思孟學派的鼻祖就是曾子。宋儒之後,所有的儒學,都是循著思孟學派下來的。所以你看我們祭祀的時候,顔子、曾子、子思子、孟子,曾子在子思和孟子前面。
這樣,我們就注意一點,孔子所有的弟子裏邊,從現在來說,最賢的就是這兩個人。一個是孔子最喜歡的,稱為亞聖(復聖);一個是傳孔子正學的,稱為宗聖。而他兩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他們的父親都曾經是孔子的學生。我們回味這個問題呀,考慮一下,是不是有他的必然性。
然後,我們反省現在同學們在這個地方學習。當然都是父母送來的,父母送你們來的時候,心中對學校的教育、各個方面,含著多少憂慮,含著多少疑惑。“該不該送來?送來這裏好還是上體制內學校好啊?”“在這裏到底學的是什麽?”“哎呀學校管理得太松啦。這樣松,怎麽能讓孩子學好呢?”等等。老師、學校面對家長的時候,家長是這樣的態度,實際上這個直接影響著學校的教學效果呢。
大家體會一下,和顔回,和曾子不同。他們都是孔子的弟子把自己的孩子送過去,他們深信這個老師能夠把自己的兒子教好。學生對老師不能理解的時候,回去跟他父親抱怨,父親會怎麽說啊?“老師說的對,你想的是錯的。”
我們同學要是回家跟父母說,“春耕園有什麽事什麽事,遇到什麽事怎麽處理的。”你們家長怎麽說啊?“哎,學校怎麽這個樣啊?”父母的這一句話,實際上就已經增加了你們的疑惑了。這就是學習的找獠蛔恪N覀兺瑢W之間比較而言,父母一點點不管學校的事,就是絕對放心地把你們送到學校來,凡是這樣的,學習得都特別好。
你看,體會一下這一點。我們講顔回,對照曾子。顔回曾子為什麽有這樣的成就,再對照我們同學自己,體會這一點。
顔回家裏很貧窮,二十九歲就滿頭白髮,到三十二歲就去世了。顔回是孔子最喜歡的學生,而顔回去世呢,孔子哭之痛。痛心疾首,不自覺的。大概孔鯉,孔子的兒子去世的時候,孔子沒有像對顔回這樣哭之痛。你說,在老師那裏,兒子與學生是沒有分別的。更喜歡哪一個,是依照兒子和學生的情況來定的。
在漢朝祭孔的時候,只有顔回配享。什麽叫配享呢?就像我們祭孔的時候,有四哲配享,顔子、曾子、子思子、孟子。我們給孔子獻的酒、菜、食物,他們也跟著享用。這就叫配享,以孔子為主,他們四哲為配。在漢朝的時候,只有顔子一個人配享。到了宋朝,才有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四哲配享。再以後呢,不僅僅是四哲,有的是學漢儒的,把鄭康成,甚至馬融也配享。學宋儒理學的,有的也把程子、朱子配享。還有學心學的,把陽明子配享孔子。所以我們做牌位的時候,一共做了九個牌位。現在配享的只有四個,以後還可以增加。你像鄭康成可以加進去,他至少是宋儒之前很重要的大儒。我們看的五經裏很多注釋,宋儒所注的都參考鄭康成的注。也可以把程子朱子加進去,甚至把陽明子加進去。
漢朝的時候,只有顔回一個人配享孔子。漢朝之後,歷代不斷給他增加諡號。唐太宗的時候尊顔回為先師,可是孔子也是先師,你不能把顔回跟孔子等列,所以又給孔子加的至聖先師。唐玄宗,把顔回尊為亞聖。到元朝元文宗,尊他為兗國復聖公,這個地區在九州裏面歸兗州,在元朝的時候這個地方有兗國,所以稱顔回為兗國復聖公。明嘉靖九年,把顔回稱為復聖。我們現在有述聖,有復聖。復聖就是顔回。這個復聖是明朝的時候才定的。明朝定顔回為復聖的時候,就把他亞聖的地位取消了。而亞聖就正式轉為孟子了。
這裏再簡單講一講顔孟易亞的問題。在漢朝的時候,學儒的人對《孟子》書也都看一看,但是沒有足夠重視。到宋朝的時候,因為程子,特別是程顥,就是明道,他發現《孟子》書所講的,對於孔子思想的發明最厲害,對後學非常重要。就是在他的基礎上,朱子把四書集結在一起,把《孟子》專門列進去。這個時候就發現呢,孟子在整個儒學裏邊的地位很重,對傳儒學功勞很大,所以那時候就開始有人提議應該孟子作亞聖。而顔子往後沒有傳學,孔子只是說他德性高,從學統的方面說,孟子的貢獻很大。開始提建議稱孟子為亞聖,這個只是提建議,也不是哪一個人能說了算的。到了元朝的時候,大概就是這個元文宗,封顔回復聖公的時候,他已經承認孟子亞聖的地位。但是他承認不行的,皇帝承認也不行的,你要整個學術界都承認才可以。就這樣,整個過程經過幾百年,到明朝嘉靖年間,顔子和孟子他倆誰是亞聖的問題,才一錘定音。孟子作為亞聖,顔子就因元文宗給他封的復聖公,稱他為復聖。
我們祭祀呢,也應該把孟子的牌位放在首位,然後下邊是顔回,再下邊是曾子和子思。我們一開始祭沒有這樣改變呢,還是遵循的更早一點的傳統。
這是顔孟易亞的整個過程。
顔子的德性高,孔子很欣賞他,從這一章裏就能體會出來。
孔子有德性,知禮,就像我們現在說的有學問。有學問的人,與有學問的人一起談一些天道性理的這些東西,談一些人世間的規律等等,一聊啊,那是他們最大的興趣所在。那孔子跟顔子聊呢,無論聊到哪一個層次上,一談談一天。所謂終日,就是太陽出來一直到太陽落山。談一天,就是與回言終日。
不違如愚。孔子說了,顔回馬上就能明白,馬上就能接受,一點沒有疑問。這就是不違。注釋說——
〖不違者,意不相背,有聽受而無問難也。〗
孔子與其他的弟子談的時候,你像前邊孟懿子問孝,孔子說“無違”,孟懿子沒有問題了,這是他提不出問題的,孔子還要借助樊遲再指點他。有的弟子問了問題,孔子回答後,還要接著再問。本來老師教學生正常狀況都是這個樣。而顔回呢,孔子說到,他馬上就能體會,就能感受到,沒有一點疑問。我們前面講孔子六十而耳順,耳順的效果是什麽?朱子注釋說聲入心通。聲入,就是外邊說的話我聽到。心通,就是一聽馬上就體會到,馬上就明白。這就叫聲入心通。顔回就在這樣的層次上。他跟孔子的差別在哪裏?孔子能夠從心所欲不踰矩,而顔回就差那麽一點。很多先儒也說,顔子早死。如果不是死得早的話,他的德性有可能與孔子很接近,成就功業也會很大。
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說啊,這是我體會,從《易經》的命上體會,大概顔子短命啊,就是有他的命在。也正是這個樣,顔回在七十二賢之中最賢,德性科裏邊為首,能夠傳下來。這就是他的命之所在。
孔子在世,顔回他德性再高,還是比不過老師的。
我們體會什麽是不違如愚。就是孔子說的任何道理,一說出來,顔回就能領悟,沒有任何問題可問。這是不違。
為什麽不違如愚呢?你跟他談一天,他沒有任何問題。他要是什麽都聽不懂啊,和這個狀態是一樣的。是不是?什麽都聽不懂呢,他就沒有問題可問。什麽都聽懂了,領會了,一點疑惑沒有,也沒有問題可問。這兩者的外在表現是一樣的。所以說呢,他的不違如愚,就像一個愚鈍的人,好像什麽都沒聽懂一樣。
〖私,謂燕居獨處,非進見請問之時。發,謂發明所言之理。〗
但是退而省其私,省其私,就是在私人燕居的時候,能夠反思。
在跟孔子言的時候,能不違,聲入主通。回到自己家中,還能夠根據孔子說的反省,舉一反三。孔子說的那個理,當時顔回體會到了,沒有問題可問。回去之後,孔子說的那個理在他自己心中又有所發揮。這是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發。
比方說,老師說的一個人修身的問題。他回去想一想,“齊家和修身一個道理呀。”再想一想,“治國與齊家也是一個道理呀。”再往外想一想呢,“平天下跟治國也是一個道理呀。”再往外想一想呢,“天人合一,人與自然、人與鬼神的關係,也是一個道理。”這就是,聽了孔子的話,沒有疑問,回去自己再反省,又能發揮發明。亦足以發,就是這個意思。
發明之後呢?你想一想,顔子所感受到的,在自己的言談舉止之間就能表現出來。表現出來之後,孔子都能看到。當時跟他談一天,他一點問題不問,好像是沒有聽懂。回到家他發明之後呢,孔子再看,他的言語舉止啊,昨天說的就已經應用到今天來啦。那說明他昨天不違呀,並不是愚。所以,孔子說回也不愚。就是從這個方面感受到,他不是愚。雖然很像愚蠢聽不懂的,事實上他都聽懂了,而且還有所發明。
從這裏我們還可以體會,顔回是怎麽學習的?
聽老師教誨的時候,一字一句的都體會到。回到家呢,並不是打牌、玩鐵環去了。在老師那裏聽到的,回到家自己又回味反省。回味反省之下,對老師講的又有所發明。你看看,從這個裏邊所體現的,是一種學習方法。後來有人問孔子,你的弟子誰好學啊?孔子說有顔回者好學,不幸短命死矣,今也未聞好學者。比較而言,所有的弟子裏邊,最好學的就是顔回。而顔回好學體現在哪個地方,從哪裏能見到顔回好學?就從退而省其私,對老師所教的足以有所發明。
看顏回是怎麽學的,同學再體會一下自己。我在這裏苦口婆心,講了很多。你們回去之後,書本一丟,打球去啦。等着要考試了,趕快翻書。實際上把我所講的,早都忘了。只是在聽課的時候,受一些熏陶,回去之後並沒有回味。
為什麽專門給同學安排,聽課之前要預習。預習的時候,對經和注有所感受,到時候我講經和注的時候,不至於再低著頭去找那幾個字。你不去找的時候,你的精力就不會分散,整個順著我的理路能夠體會。這是預習的好處。
講完課之後,專門給你們安排一堂課復習。復習,就是循著經注,體會著我講的,回味,能夠加深對經注的理解。特別是經言注言那種深厚的程度,不是表面文字的那一點點層次。我們德性湵〉臅r候,對文字的感受就薄。回去復習呢,就是趁聽完講之後那個執乎勁,對我講的還沒有忘,自己感受,變成自己的。我們不要求同學們像顔回那樣,退而省其私,還足以發明。即使不要求這個,同學退而省其私,能對經義體會得更深厚。這個過程,我們對經義體會多深厚,就能體現我們自己德性的深厚度。我們德性的深厚度,對我們的言談舉止等等一切,都是直接影響的。這種課程的安排,這種學習的方法,我一再跟大家強調。但是呢,有一些可能執行得很好,有一些同學還是認識不到。至少比較而言,不如顔回好學。
重要的,這裏我們體會顔回的好學。雖然這章書主要說的是孔子對顏回的欣賞,但是我們體會呢,關鍵是顔回的好學,體會他是怎麽好學的。體會這一點呢,也稍微調整一下我們自己的學習方法。
有好多同學,好像讀書也不少,為什麼總是深入不進去?就是那個深刻度達不到。看同學考試的試卷,很簡單的考試,實際上能看得很清的,確實能看得很清楚我們每一個同學的狀況。看到呢,我自己也有點急躁。就是還沒有把握這種學習的方法。不要貪外邊的那些知識面。今天學的,把它鞏固住。明天學的,感受到,再鞏固住。日積月累,博學就出來了。如果今天學的囫圇吞棗,放一邊了,又想著應當博學,看這書看那書,實際上你看的那些都是湹摹N覀儗W習的目的是什麽?學習的目的就是養德性,把德性培植深厚。
下課。
(起立!向老師致謝!謝——謝——老——師。)
不謝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