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爲政篇 第18集:舉錯得義
《論語集注》爲政篇 第18集:舉錯得義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爲政篇 第18集:舉錯得義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孔子  為政第二  儒寃  論誾    
时间:2017-07-03 11:00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爲政篇 第18集:舉錯得義相关介绍

上節課講到哀公問何為則民服這一章,剛開了頭。
【哀公問曰:“何為則民服?”孔子對曰:“舉直錯諸枉,則民服;舉枉錯諸直,則民不服。”】〖哀公,魯君,名蔣。凡君問,皆稱孔子對曰者,尊君也。錯,捨置也。諸,眾也。程子曰:“舉錯得義,則人心服。”○謝氏曰:“好直而惡枉,天下之至情也。順之則服,逆之則去,必然之理也。然或無道以照之,則以直為枉、以枉為直者多矣,是以君子大居敬而貴窮理。”〗
我們接著講直和枉的問題。什麽是直,什麽是枉,我們要體會到。
比方說,我如果問同學們,“同學們說老師長得漂亮不漂亮?”有的同學說了,“老師,你臉上如果沒有那個傷疤的話,就好看。”你看,這樣的就是直,他是真瞻l出的。有的說,“老師,你就因為臉上有這個疤,才更漂亮。”你想一想,這樣的就是枉,他不是真心話。想想是不是啊?不可能是真心話。
直的人呢,即使有時像是揭人短似的,別人也能感受到你的真铡M鞯娜四兀绻沂侵幌矚g聽好話的人,原本整天煩惱這個傷疤呢,你一說就是因為有這個疤才好看,我心中也有樂,也高興。但是回答的人不是直的。實際上,我自己的心也是枉曲的。
再比如,老師或者是同學向請教一個什麽問題,他做得對還是不對。我會直接告訴他,對就是對,對在哪裏。不對就是不對,不對在哪裏。這是直。如果換一個想法,唉反正你已經做了,也別說更多了,“也不錯也不錯。”這就是枉。
再到官場上呢?君所行的不好,為臣的還一再讚揚,這樣的就是枉,就是佞臣。為什麽為臣的恭維君所做的錯事啊?他自己有所求,有私心,想得君的歡心,想有更大的權力,想得更大的利。
直臣呢?君這樣做不對,極力納諫。一納諫不聽,二納諫不聽,如果這個問題很關鍵的話,辭職,我不幹了。君臣以義合,你不能正你的不正,你如何率領天下?如何率領國家?你這個君不做事,我辭職。這樣的,就是直承,和剛才的那種枉的、奸佞之臣不一樣。
良藥苦口利於病,忠言逆耳利於行。直的人呢,一般也正,我們常說廉正廉正,直的就正。廉是什麽?就是方角。你看我們古代的建築,都是方形建築,要的就是廉正。而西方的歌特式建築,都是圓的,這個也能看出來西方文化和東方文化的差異。一個角一個楞絲毫不馬乎,絕對的九十度,不偏一點。廉正,就是直。為什麽稱這個九十度角為“直”角啊?
枉的呢,就是貪。不貪,何必枉呢?直的是正,枉的就是邪。直的就是善性,人之性也直。人的本性就是直的,這是孔子說的。那枉曲呢,就是惡。能做到直道,就是公正無私。如果枉的話,一定是邪惡,是私心。
再看經文,舉直錯諸枉。君最重要的是用人,用什麽樣的人。舉,就是擡舉,提拔,舉用。舉用什麽樣的人?真罩钡赖娜恕ee諸枉,剛才講了,枉就是朝堂上的奸佞枉曲之人。錯就是捨置,把他捨於一邊,不要用他。舉直,舉用直道真盏娜耍瑨蔚裟切┘樨迹@樣,君心就正。而所舉用的人,直接執行政策,面對百姓,沒有私心之下,百姓都能感受。他愛民之心,直接就體現出來了,不會與老百姓爭利。舉用這樣的人,舉用直人。奸佞的人放在一邊,老百姓自然就服。
老百姓信服之下,君和官如果是施什麽樣的政令,行什麽樣的教化,大家就願意聽,願意服從,不會有抵觸。
你想想,奸佞之臣搜刮民脂民膏,老百姓氣恨地不行,他去教化讓大家孝,雖然孝是應當的,人也不願意聽。在這樣的人嘴裏說出這個孝來,人都覺得不是個味。這是舉直錯諸枉,則民服。
舉枉錯諸直,則民不服。你如果就用那樣的枉曲的奸佞之臣,巧言令色,拍馬屁的,凡是這樣的人,一定都是求私利的。討君的歡心,給他更大的權力,讓他得更大的利益。你如果舉用這樣的人,就會把真罩钡赖木訏蔚揭贿叀槭谗崮兀砍醚Y邊有君子有小人,小人貪私利,他為惡,自己心中是打怵的,心中有所不安的。小人跟君子一比呀,他怕自己為私作惡被君子抓到,所以他要想方設法把君子擠下去。小人毀君子,無所不用其極。你如果是舉用這樣的奸佞之臣,君子一個方面在這樣的朝堂呆不住,自己會走。另一個方面,他不走的話,小人會想方設法把他弄下去,治他的罪。朝堂都是奸佞之臣的話,無論上面的政現再好,他施行下去也會變卦。這樣,民能服嗎?
在另外一章裏邊,孔子對樊遲也說過類似的話,“舉直錯諸枉,能使枉者直”。樊遲好像沒能理解,問子夏,子夏說,富哉言乎。他舉了兩個例子,“舜有天下,選於眾,舉臯陶,不仁者遠矣;湯有天下,選於眾,舉伊尹,不仁者遠矣。”舜帝用臯陶這個人,臯陶是幹什麽的?是司法官,而且還考察官員。前面《尚書》講到這個問題,官員犯罪他也要治。用這一個臯陶,把當治罪的全部治罪了,用的刑律和他所犯的罪正好相應。所有的善人,當激勵的都激勵了。用這一個人,天下歸服啊。再說商湯,商國的一個小小的國君,聽說伊尹是大賢,在野,把伊尹請過去,小小商國的命就轉了,從原來的諸侯國轉而有了天下。夏朝天命盡了,誰來接這個天命啊?哪一個國君來接這個天命啊?天下的諸侯國那麽多。(天)選擇了商湯,以後有了商朝。為什麽商湯有這個命,因為商湯用了伊尹。舉用這一個伊尹,整個朝堂清正了。朝堂一清正,近悅遠來,自己的國家就做得好,信服的人就多。就這個樣,天命轉到他身上來了。
舉直錯諸枉,非常關鍵。但是這個不容易做到。
做官都想讓民服,這裏孔子又指點了,想讓民服呢很簡單,舉直錯諸枉就可以。舉直道真罩耍瑨沃眉樨D阏f,多簡單的一個教條。但是,難做到。為什麽呢?首先,你要感知到,誰是真罩钡赖娜恕_@個直道,剛才講了,就是良藥,是苦口的。要是君跟大臣談話,“你看看我現在執政有什麽問題呀?”直臣就直說,有一個問題兩個問題。本來君認為很得意的政策,他認為是有問題的。這個君沒有很高的德性的話,“你什麽東西呀,老百姓一個。我這政策都是多少賢人給我指點我自己認可的,你還覺得有問題。”所以說,君如果不明的話,很難舉直。
翻過來說,那個枉臣,奸佞之臣會怎麽說呢?“哎呀,你是最偉大的君主。其他的國家都不行,就你施行這個政策最好。”問別人自己施政怎麽樣的時候,君往往都是自我感覺很好的。聽到這樣的讚美,心中一高興,“哎,這個臣不錯。”就用了,這就是舉枉了。
所以呀,能用賢臣的,一定是明君。明君重在他的明,沒有足夠的德性啊,他明不了。敢於面對自己的問題,善於聽別人的善言,有這樣的德性,才能識別賢人,才能舉直。我們為什麽要修身為本呀,要修自己的德性啊?我們以後或許,做一個春耕園的分校,或許出去做一個企業。吆喝幾個人就可以做一個企業。如果沒有德性的話,你用什麽樣的人,捨什麽樣的人,決定著你的事能不能做成。你讓單位的人都服,心服之下,擰成一股繩,上下合力,然後這個事業才能成功啊。無論任何事都是這個樣,即使齊家,團結一個家庭也是這個樣。
哀公,實在說呢,不能算是一個明君。我們也能看出來,孔子告訴哀公讓民服的方法,哀公做不到。就是因為他做不到,孔子才這樣指點他的,也是因材施教。就是因為他有這樣的問題,喜歡聽好聽的。
記住一點,凡是枉曲之人,巧言令色拍馬屁的,一定有私心的。他不是公義,他不會對你盡忠的。這個道理很簡單很簡單的,可是人呢,就是自己做不到。你看《宰相劉羅鍋》,劉羅鍋就是直人。皇帝想做什麽事,他說不行,扛著一箱子書,一本一本地翻給皇帝,找出先君的令,先王的話,來阻止皇帝想幹的事。而那個和珅呢?整天堆著笑臉,在皇帝跟前像個小巴狗似的。結果如何呢?用了和珅,國力衰竭。
我們修德性,就要修這種直道,修那種真铡囊婚_始講直與枉的時候,舉那個臉上有疤的例子,你說我臉上沒有疤就漂亮,我就能感受你是一個真盏暮⒆印4蠹蚁胂耄覀冏约菏遣皇恰H绻阏f,“哎呀你這個疤長得正合適,讓你顯得更漂亮。”這樣的話,雖然喜歡聽,但是也知道,你這不是真心話,你這個人不真铡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