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讓而升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讓而升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讓而升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國寃  論誾  孔子  八佾    
时间:2017-12-30 17:43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讓而升相关介绍

【季氏旅於泰山。子謂冉有曰:“女弗能救與?”對曰:“不能。”子曰:“嗚呼,曾謂泰山,不如林放乎?”】〖女,音汝。與,平聲。○旅,祭名。泰山,山名,在魯地。禮,諸侯祭封內山川,季氏祭之,僭也。冉有,孔子弟子,名求,時為季氏宰。救,謂救其陷於僭竊之罪。嗚呼,歎辭。言神不享非禮,欲季氏知其無益而自止,又進林放以厲冉有也。○范氏曰:冉有從季氏,夫子豈不知其不可告也,然而聖人不輕絕人,尽己之心,安知冉有之不能救、季氏之不可諫也。既不能正,則美林放以明泰山之不可誣,是亦教誨之道也。〗
我們先說冉有這個人,孔子的弟子,名求。在孔子周遊列國的時候,冉有曾經先於孔子回到魯國,做季氏宰,有戰功。魯國與齊國打仗,魯國很少有勝的時候。冉有指揮的這場戰爭就勝了齊國。季氏就問他,你指揮戰爭打仗這麼好,跟誰學的?他就說,跟孔子。實在說孔子教學生打仗了嗎?没有。為什麼他說跟孔子學的呢?孔子教的就是修身為本位的學問。他能把身修好,智慧增長。到戰爭的時候不用學兵法,他就知道處在這樣的形勢如何打這場仗。他打勝之後,說是跟孔子學的,順便就建議季氏把孔子請回來。這樣季氏就讓國君派人帶着大量的禮物,把周遊列國的孔子(當時在衛國),請了回來。回國之後呢,孔子也没有做官。這是冉有一個很大的功勞。我體會是這樣。
冉有這個人啊,從相貌來看很剛直。但是性格上稍微有一點畏縮,跟子路正好相反。子路是過於猛,冉有是惰性大,積極性不是太高,做事容易考慮再三。但是多才多藝,適合為政。他在孔子弟子四科裏面也是在政事科。為臣很能忠於君,很看重君臣之義,君如果是有點毛病、問題啊,他也不願意去直接阻攔。這樣看,他不能算是以道事君的。君子以道事君,不可則已。所以孔子說他,不能以道事君就是具臣而已,具臣就是備個臣數而已。孔子說他的弟子這樣的話,大家體會他們師生之間是一個怎樣的關系。老師對學生什麼話都可以說,可以評價。
冉有為政不久把孔子請回來,孔子回到魯國之後,冉有處理季氏家的事,常常請教孔子。一般情況下都能聽孔子的話,像這一章是個别的情況,没有聽。大體他性格的特點,為政忠於君,並且很看重政事。性格、為臣的狀況,大家明白就可以了。
我們看章句,說“季氏旅於泰山”。旅呢,就是祭祀山的名稱。古代各種祭祀的名稱都不一樣。有臘祭,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臘八。臘八我們現在理解是臘月八號,十二月八號說成臘八。實際上不是十二月八號,是十二月把八種神都請到一起,一塊祭祀。祭祀完之後,所有的事(蓋指農事)都不再做了,就是到了冬藏的時節嘛。這個在臘月祭八種神,就稱臘祭。
春天祭祀就稱為,夏天稱為褅,秋嘗,冬蒸,這是春夏秋冬四次祭祖的名稱。周和夏、商的名稱不一樣。周是春祠、夏褅、秋嘗、冬蒸。一個祭祀一個名稱。旅就是祭山的名稱,祭具體的山。要是對周圍的山一起祭的時候又不稱旅了,稱望。在《尚書》上我們講到過。旅於泰山就是祭泰山。注釋上講泰山在魯地,在魯國。但是《禮記》的注釋上,泰山本來是歸到齊國的,不是魯國。這個說法不一樣。
五嶽四瀆是由天子來祭。泰山是五嶽之一,在魯國或者是在齊國,天子只是在巡狩的時候祭。天子五年一巡狩,不巡狩期間諸侯可以祭。
關於這些禮呀,不要說禮的形式(外在的儀節格式)了,泰山假使在魯國的話,魯國的國君能不能祭?注家的說法也不一樣。《禮記》的不同章節相互之間說的也有矛盾。有矛盾我們就從矛盾裏面辨思義理。
剛才講了,冉有是季氏宰。季氏宰是一個什麼職務呢?就是季家的管家。這個管家連季家的封地管理、生產、收税,連他家中的祭祀(叫宗伯),還有季氏家的整個人口,按昭穆怎麼分……整個這些事啊,一攤子事全部歸宰管。我們以後說國家的宰相,相當於我們現在的總理。所有的事務都要管,都歸他管。
所以說,季氏對他很看重。他和季氏有君臣的關係,就應當有君臣之義。那季氏旅泰山,是僭禮了,臣就當諫。孔子對冉有說“女弗能救與?”“你不能救他嗎?”什麼叫救?我們說人陷於水火的時候,掉到水裏面了,或者是在大火裏邊,我們去救他。别人陷於水火的時候要施救,那人陷於不義的時候呢?你像季氏不該旅泰山他卻旅泰山,這樣陷於不道義也要救。阻止他行這種不道義的事,就是救。
所以孔子說,你不能救季氏嗎?季氏如果不去祭泰山,至少他没有這一個污點,没有行這個不道義的事。他去祭呢,就是行的不合道義,不合於禮法的規定。剛才講了,禮法規定,泰山只有天子可以封禪。諸侯在封禪其餘的四年(五年一巡狩嘛)來祭祀。封內最低也要國君才能祭泰山,季氏只是一個大夫。我們體會“弗能救”,救其陷於不義。
你說我們每個同學也有各自不同的性格特點,如果不修,以後可能走向極端或者遇到挫折。修正這些,也是老師救學生,可以用救来形容。
對曰:“不能”你看冉有啊,說話也直,一點不含糊。不能,就是救不了。孔子的弟子,在孔子的教誨下,既然稱為七十二賢,這些賢人有賢德,賢德其中的德性之一就是直道。不說拐彎抹角的話,不隱藏一半說一半。什么事就是直說,冉有說不能。不能救,那看著季氏就要行這種不義。
剛才講,冉有做季氏宰,與季氏之間就形成君臣之義。按照君臣之義,君行不義,臣要納諫,要阻止君的不義,這才是以道事君。就從這個不能救季氏來說,我剛才講冉有的時候,他做不到以道事其君。后邊孔子說“非吾徒也,小子鳴鼓而攻之”,就是有時候說冉有不是我的徒弟。小子,就是喊其他的同學,“你們給我把他趕出去!”孔子所說的,就是冉有這個人忠于君,有一點畏縮、懦弱,不能正君惡。但是當官啊,他還是一個好料,又忠于君。
說不能救,孔子就感慨。“嗚呼,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前邊講“非其鬼而祭之,諂也。”非其神,不是自己當事的神而祭之,是什么呢?也有諂媚之意。他諂媚神的時候,神會不會接受?你比方說,為什么要祭神啊?就是存對神的敬意。是不是啊?對神的敬意才去祭神。那你本來不該祭泰山,你違背這個禮,就是有大不敬之意。你違背禮,大不敬,又去敬神?這一個敬字啊,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是統一的。所以說他祭泰山,不是出于對泰山的敬。那是出于什么呢?可能就是諂媚。諂媚泰山神,祈求泰山神保佑,躲禍。這樣的心就是對神不敬,對神不敬,你想泰山之神能接受他的祭祀嗎?祭祀、祭山的時候要供奉那些太牢的,牛、羊、豕,讓神享用的。如果泰山神享用祭祀供的這些貢品,那說明泰山神不知本,不知禮。禮之本為敬嘛。那泰山神不知禮之本的話,還不如林放呢。
我們在前面講到,林放問禮之本。所以孔子說“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曾謂就是難道的意思。難道泰山不如林放嗎?林放都知道禮的本,而泰山之神不知道禮的本嗎?如果知道禮的本的話,他就不會接受季氏的這個祭祀。就是說,季氏你旅泰山也沒有用。
所以我們現在,文化剛剛有點復興的勢頭,各地組織公祭各種神,公祭始祖啊,都搞這樣的活動。我看了一下,這些祭祀活動,合禮法的幾乎沒有。除非呢,祭自己的祖合乎禮法。其余的公祭的這些神啊,包括網絡上大家聯合起來祭祀的這些活動,合乎禮法的很少,幾乎沒有。包括現在,是河南吧,組織的祭炎帝,都不合禮。其實本來他們也不是出于敬心,那是什么呢?文化搭臺,經濟唱戲。聯絡臺海兩地,海外的華人,到這里來一塊祭炎帝。聯絡這樣的感情,期望他們來投資。電視上大加宣揚,省政府、省政協什么的都積極參與。其實這些都是非禮的。
以前四川大學學生會想組織祭黃帝,在網上發出來之后呢,笑非批評這個事。學生問為什么不能祭啊,笑非說你問馬培路。然后他們又給我信箱里發信息,問為什么不能祭。但是現在各地還都是這樣祭。笑非之所以問我,不是他不能回答,是他不屑與回答這樣的問題。笑非還是很高傲的,他不屑于回答這樣的問題。你這都不懂,你還祭什么。
我們通一下注釋。
注釋說“救,謂救其陷於僭竊之罪。”僭是僭越,他不當祭的。竊,是偷,偷神的保佑。後邊“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”,注釋說“言神不享非禮”。不享就是不享用。你不合禮,他不享用你供的祭品。你要是正當的君子,有人給你行賄的時候你也不受。是不是?神比君子更高明,陰陽不測之謂神。你有一點點不敬,你所行的有一點僭越,神都不享用。他比君子高明多啦,他能知道你的心思。要不就稱它神啦?
所以“言神不享非禮,欲季氏知其無益而自止,又進林放以厲冉有也”。剛才講“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”,就是泰山之神應該知道禮的本。所以說不會不如林放。而提到林放的時候,朱子說,就是拿林放跟冉有對照的。因為這個話是給冉有說的嘛。林放都知道禮的本,你不知道?知道禮的本話,應當正禮以行祭,不當祭的神不祭。
范氏曰:“冉有從季氏,夫子豈不知其不可告也”夫子大概能知道,像這樣的事,冉有雖然是季氏宰,但是他阻止不了季氏。季氏啊,家大業大,又操縱着魯國的政權。魯國的軍隊,差不多都在他家裏,和他家的軍隊等同。
“然而聖人不輕絕人,盡己之心,安知冉有之不能救、季氏之不可諫也。”不輕絕人,這個“絕”就是輕棄,絕棄他。什麼是“絕棄”啊?你行不義,跟我有什麼關系啊,我不管。這就是絕人。聖人的心不是這個樣,冉有不能諫季氏,這是冉有的問題,他提出來讓冉有知道。那,孔子也相信他的這個話冉有會告訴季氏。這個時候是季康子,季桓子已經去世了。冉有把這個話告訴季康子,季康子至少也知道孔子的意思了,他對孔子還是很尊敬的。所以孔子,當做的尽到自己的心而已。能救就救,不能救也没有辦法。就是這個樣。
從這個事上,我們體會聖人的德性。你說孔子周遊列國的時候,他不知道天下不可救。他雖然有東周之志,但實現不了東周,找不到明君。他應該知道這個事,他還是知道命的,君子知命。他知道,但是心中還是放不下。這就是聖人,他自己的那種責任心不能輕棄。有時候我們在自己的現實生活裏也會遇到很多類似的事。比如父母愛子女,有時候也知道子女做的不對,但是他阻止不了。阻止不了也就不阻止了。還是對孩子的愛心起的作用。
“既不能正,則美林放以明泰山之不可誣,是亦教誨之道也。”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教誨冉有。讓他體會,泰山神還是知道禮的本的。知道禮的本,泰山之神就不會接受季康子的祭祀。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。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