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5集:夷狄有君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5集:夷狄有君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5集:夷狄有君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國寃  論誾  孔子  八佾    
时间:2018-01-18 23:15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5集:夷狄有君相关介绍

【子曰:「夷狄之有君,不如諸夏之亡也。」】〖吴氏曰:「亡,古無字,通用。」程子曰:「夷狄且有君長,不如諸夏之僭亂,反無上下之分也。」○尹氏曰:「孔子傷時之亂而歎之也。亡,非實亡也。雖有之,不能尽其道爾。」〗
我們說華夏與夷狄的差異,就在於華夏崇尚道德,有禮樂,重王道。有這種制度的模式,像德高者位尊啊,功大者祿重啊。有嚴格的君臣的分界。這是華夏。而夷狄呢,不是德高者位尊,是力大者位尊。我只要有力量,我們弟兄只要多,拼殺出來,你們不服我不行,這樣我就是頭兒。而華夏是有德的在高位。主要的就是這個區别。
有德的在高位,建立這個秩序,就用禮樂的文化來維護這種秩序。所以說君臣之間,上下尊卑貴賤之間,等級非常分明。在下的不敢僭越在上的。在下的僭越上呢,就是大逆不道。而夷狄不管那一些,你是君我現在聽你的,我羽翼不豐滿而已。等我羽翼豐滿了,我把你這個君殺掉,又没有誰能治得了我,我就是君了。那其餘的一看治不了他,就聽他的啦。他就變成君了。這是華夏與夷狄的區别。
那夷狄,有君也很容易被顛覆。華夏没有君,無君啊是孔子對當時的感傷。當時禮崩樂壞之下,連大夫都敢僭越天子禮。孟孫、叔孫、季孫,三家都是大夫,僭越天子禮。孔子感傷這個,所以說現在華夏無君,禮樂征伐也不是自天子出。要是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的時候,有這樣僭越君的現象,報上去就是大逆不道。馬上要治罪的。
孔子感傷現在無君,但是現在華夏無君比那個夷狄有君還要强一點。夷狄的有君還不如華夏的無君呢。為什麼這樣說呢?我們從幾個方面講解。主要是參考司馬光的《資治通鑒》,一開篇就重視這個禮。華夏不是以力量,而是以禮來建立天下的秩序。司馬光說的,在幽王被夷狄所殺,平王不得已東遷,躲避戎寇之禍。平王東遷之後,我以前給大家講過,東方的諸侯不認平王了。為什麼不認平王了?就是因為他和他殺父的仇人合夥,是殺父的仇人把他輔佐為天子的。天子本來是有京畿千裏,但是他東遷之後地盤很小,都被夷狄攻占了。周圍的國家也攻占他的地盤。地盤很小,人也少。當時的大國,齊國、晋國、楚國、秦國這些地盤人口都幾十倍於王室。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,春秋五霸没有一個敢講「我當皇帝」。他們在世界稱霸的時候還都是挑着「你違背天子禮了,我才來治你的罪,才來伐你。」勢力幾十倍於天子,没有一個敢僭越的,沒有敢說我做天子把周排擠掉的。你想想換了是夷狄啊,這種情況下,誰的力量大早把天子滅了。這是一個事。
再一個,周王天太祖,諸侯亦不敢懷。周天子他祭祀有郊天禮,郊天禮配后稷,他是后稷的後裔。其餘的諸侯,有很多都是后稷的後裔,他們既不敢行郊天禮,他們祭祀的時候也不敢祭后稷。就說周本姓的諸侯都不敢,只有天子可以。當然魯國是成王賜的。
還有一個呢,當時各國的大夫,你像魯國三家,還有齊國的高氏、晏氏,晋國也有三家。各個國家的大夫都是實權人物。以他們的力量,想把君拿下是很容易的。你看季氏說趕昭公就把他趕走了。而且這些大夫相互勾結,臨近國家的大夫之間的關系都很好。即使這個樣,没有一個大夫說「我把你這個君滅了,你别做君了我做君」,没有敢的。春秋一直到戰國,只出了一個齊國的陳田氏,他把姜太公後裔的國家給滅了。除這一個之外别的就没有。幾百年,那麼亂,天子的力量那麼小,大夫的力量那麼强。哪一個大夫跟別國的大夫一串通,甚至用他自己的力量就可以把他的君滅掉,但没有一個敢的。
你看這個禮的作用多大。當時的華夏相當於没有君,你說有天子,但是禮樂征伐不是自天子出。就是有人反了,天子也一點用没有。六百年,没有敢反的。我們體會一下這個厲害不厲害。
還有呢我們說《詩經》,我們同學們學過《詩經》。《詩經》有《無衣》,寫的晉武功。晉武公實際是篡位的,篡成了,晉國臣民也接受了,但是心中一直不樂。詩中說「豈曰無衣七兮,不如子之衣,安且吉兮」。所謂七兮,就是天子賜予諸侯(侯爵)的衣服有七章。公(爵)的衣服有九章。他說,不是我做不起這個衣服,衣服很容易做。就是「豈曰無衣七兮,不如子之衣,安且吉兮」。不如呢,你天子賜給我這樣的衣服能安我的心,能帶來吉祥。晋國想滅天子,真的就像用蠅拍打死蠅子一樣。但是,他還是仰賴天子給他賜個諸侯的衣服,這樣他才能正兒八經地做一個諸侯。天子不賜七章的祭服,意味着什麼呢?隨便哪一個國家都可以滅他。那你是篡位得來的,拿你一個罪就可以治你。所謂篡位,就是没有天子的令,篡奪別人的君位。
還有你看《資治通鑒》最感慨什麼呢?真正壞禮數,就是從周天子開始壞的。你像晋國韓、趙、魏三家,以後這三家都成諸侯了。實際上就是篡的晋國,把晋國給瓜分了。當時三家勢力那麼大,他們輔佐天子有功,如果天子不賜他說「封你趙國,封你韓國、魏國」,如果天子不封的話他永遠不是諸侯,勢力再大也没有用。
而那個天子呢,他住的地方跟我們這個校園似的,也没有什麼地位,没有什麼武裝,六軍都没有了,春秋末期就没有了。就那一個天子,誰都不願理他。他的地盤怎麼少的?諸侯今天侵一塊,明天侵一塊。有的被夷狄占了,没有地盤了。但一切名分還是要靠天子。天子賜給他,就有這個名分;天子不賜給他,他就没有這個名分。你看這個禮的功能多大!一直到戰國都是這個樣。
在下的不敢僭越,大夫不敢篡君,霸主不敢篡天子。想得諸侯這個位,還是要給周天子送禮,他喜歡什麼給他送什麼。你像晉武功啊,他把晋國所有的寶貝幾乎都送給天子,然後就叫天子給他一個「任命狀」。你說聖人制的這個禮樂它多厲害!比十萬大軍百萬大軍厲害多啦。那時候有百萬大軍,可以打天下,没有敢的。最後呢,你看從春秋二百年到戰國四百年,延續六百年。最後才有秦國把周天子滅了一統天下。
禮樂征伐不自天子出,就相當於没有君。天下没有君,禮的秩序還發揮著作用,在下的不敢僭越君。而在夷狄呢,隨時可能僭越君位的。從這些方面,我們感受「夷狄之有君,不若諸夏之亡也。」
直接的意思,夷狄雖然有君,但是下邊的哪一支生的男孩子多,都起來啦,一個個的虎壯,很厲害。他起來之後接着就把君殺了,殺了之後他就統領這一個族群了,誰也不敢反。夷狄就是這個樣子。你看我們華夏在秦國統一之前六百年,禮樂征伐都不自天子出,但是没有敢這樣僭越的。你看夷狄有君,不如華夏無君吧。這是一點。
另一個呢,說夷狄有君不如華夏無君,孔子就是說現在華夏没君。華夏没君但實際上又有周天子在,他的位還是一代一代地往下傳。所說的「無君」呢,是禮樂征伐不自天子出了,諸侯霸主誰想打就打,但是他們打誰的時候都是挑着天子的名。你看齊桓公侵略蔡國的時候,順捎着想把楚國也拿下。他侵略蔡國是有他的理據的,他要順帶攻打楚國,就需要找個理由。什麽理由呢?就說楚國沒有及時向天子上貢苞茅。你看《禹貢》上就講,楚國産箭鏃還有茅草。茅草就是天子用來過濾酒的。酒啊一個等級一個等級的越來越清,都是用那個來過濾。這是天子向楚國征的。你看齊桓公去伐楚,還挑着這個理由,「你該給天子進的貢你没有進」。楚國知罪,說我「以後進貢」。然後呢,不伐了,回來了。那時候天子已經没有什麼實力了。五霸都是這個樣。
我就說兩點,一個是體會夷狄有君,不如華夏無君。華夏無君還能有這樣的秩序,就是由聖人制的禮維系整個秩序。再一點,這是孔子感傷華夏没有君了。實際上君有,只是没有君的實權了。有孔子的感傷之意在。從這幾個方面體會。
程子曰「夷狄且有君長,不如諸夏之僭亂,反無上下之分也。」這是程子直白的來解的這一章。尹氏曰:「孔子傷時之亂而歎之也。亡,非實亡也。雖有之,不能尽其道爾。」所說的不能尽其道,就是禮樂征伐不能自天子出。天子最重要的就是定禮樂的規範,然後下面遵守。你像三家以雍徹,季氏八佾舞於庭,没有誰能治他的罪。這就是天子不能尽其道。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。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