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國寃  論誾  孔子  八佾    
时间:2018-03-06 23:16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相关介绍

【子夏問曰:「『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為絢兮。』何謂也?」】〖倩,七練反。盼,普莧反。絢,呼縣反。○此逸詩也。倩,好口輔也。盼,目黑白分也。素,粉地,畫之質也。約,采色,畫之飾也。言人有此倩盼之美質,而又加以華采之飾,如有素地而加采色也。子夏疑其反謂以素為飾,故問之。〗【子曰:「繪事后素。」】〖繪,胡對反。○繪事,繪畫之事也。後素,後於素也。考工記曰:「繪畫之事後素功。」謂先以粉地為質,而後施五采,猶人有美質,然後可加文飾。〗【曰:「禮后乎?」子曰:「起予者商也!始可與言詩已矣。」】〖禮必以忠信為質,猶繪事必以粉素為先。起,猶發也。起予,言能起發我之志意。謝氏曰:「子貢因論學而知詩,子夏因論詩而知學,故皆可與言詩。」○楊氏曰:「『甘受和,白受采,忠信之人,可以學禮。苟無其質,禮不虛行。』此『繪事後素』之說也。孔子曰:『繪事後素』,而子夏曰『禮後乎』,可謂能繼其志矣。非得之言意之表者能之乎?商賜可與言詩者以此。若夫玩心於章句之末,則其為詩也固而已矣。所謂起予,則亦相長之義也。」〗
『巧笑倩兮』到『素以為絢兮』,是詩的原文。這首詩,朱子說是逸詩。逸詩就是散落掉的,詩的全文現在找不到了,只在論語上有記載,知道有這首詩。這樣的稱為逸詩。
巧笑倩——倩呢,注釋說好口輔。笑的時候,不是繃著嘴笑,也不是咧開大嘴笑。就是笑得好看,口張的大小適合,這就是好口。巧口輔助,那個笑就很美。
美目盼——盼是一個目加個分,目分,就是我們的眼珠和眼白,黑白最分明的,這就是盼。美目,就是黑白分明是最好看的。
素以為絢——素是白色。素以為絢,是在白色畫布上畫五彩的畫。彩色在白地的映托下,各種顏色就非常分明。這個跟前面的巧笑倩、美目盼,是一個什么樣的關系呢?按照注釋,他講,“言人有此倩盼之美質,而又加以華彩之飾,如有素地而加采色也。”我們心中有樂,就會笑。而笑的時候呢,你說是繃著嘴笑,還是裂開大嘴笑?不是到時候你還想著我怎么笑,你提醒自己:我笑的時候嘴要張好。這不可能的,是不是啊。
目的分明,目是什么呢?心靈的窗戶。通過你的眼睛可以反應你的心。這都是說的有內在的德性的素質,然后稍微加一點文飾,這個人就顯得漂亮。稍加文飾就很漂亮,不能太濃。素以為絢呢,也是先打好底子。打好白的底子,然后再在上面施畫,畫的就漂亮。人呢,有內在的德性作為質,笑的時候他自然就不會咧嘴大笑。發自內心的樂,就能笑得合度。這是與德性相連的。那個眼睛呢?既不是那種恨恨的眼神,也不是那種茫然的眼神。我們體會恨恨的眼神兒,那個眼珠子就是時刻睜得圓圓的。還有就是很茫然的,整天無精打采的眼神。這些都與內在的心有關系,都是心定的。就是與德性有關。德性高,就是打好基礎。笑也好看,目也好看。這個都需要修出來。
這樣看素以為絢,大家可以體會到了。絢是五彩,在白色上畫五彩最好。人有這種德性的好的心地,笑的自然就好看,眼睛自然就漂亮。如果再稍微打扮一下,誰看誰都說漂亮。
所以我們常說一個人的氣質怎么樣,氣質從哪些地方看出來的?動容周旋,連你走路,說話,笑容,笑的時候的狀貌,你的眼神……都能體現出來。體現出來,有的人氣質好,有的人氣質差。那我們在這里修德性,修出來之后自然就有一定的氣質。你不信?我們自己,同學們都是一起修的,顯不出來。你把我們的學生和體制內的學生放在一起。你讓別人看,人家一下就能看出來,兩者的氣質確實就是不同的。就是有差異。
你說,“哎呀,我擦胭脂抹粉,抹上‘血口’,抹上那個口紅。用‘血口’去噴人,惹著人的眼球。”你想一想,多丑,是不是?自己還以為美。美呀,還是心靈的美,是內在的。然后外在的,你說人的長相,各有各的特色。你氣質一襯托,各種貌相都美。就是在氣質上。這是詩說的。
子夏問:『何謂也?』為什么他問何謂為也呢?朱子說,大概他認為如果說素以為絢的話,反而是以素為飾了,難道用白色來做彩畫嗎?而實際所表達的是,打好白色的地子,這是素。然后在白地上再畫彩色。子夏理解成呢,用白色來做彩色。這是他問的原因。所以孔子說繪事后素,就是繪畫五彩后于白色。素是白的意思,就是在打好地子之后再畫。這就是繪事后素。
從這個繪畫上,孔子回答這個問題之后。你看子夏又說,禮后乎?我們說講禮的時候,都是各種各樣的禮的外在形式。禮的形式是有內在的敬心的。沒有內在的敬心,那禮的形式呢,等于徒有其表而沒有內容。所以子夏體會到,禮為文。文,就相當于文飾,相當于修飾的。禮本來就是修飾的,而這種修飾呢,要與內在的心對應起來。這就是禮在后。
那禮前是什么?德性。你祭鬼神,要對鬼神有那種敬意。你對人作揖、鞠躬要對人存敬心。真正的有敬,行出那個禮來。你說,要是有那個敬,沒有外在的文,好像表現不出來。有內在的敬,再加上外在的文表達,這樣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就很容易拉近了。
對人的恭敬是這個樣,對鬼神的恭敬也是這樣。我們祭神,就是對神的一種感恩,他們有德于我們,他們對我們有恩。感恩就是報本,報答他們。真有那樣報答的心,你說旅山,就是祭山,確實對這個山存敬意。我們的房屋都是從山上伐的林木,我們家里的擺設很多都是木質的,這都是山給我們提供的。那些各種雕塑,石頭,都是山給我們提供的,還有那些玉石。山的森林還可以調節空氣濕度,讓夏天顯得沒有那么炎熱,冬天呢,北風也刮不過來。這些都是人可以直接感受到的。那你體會到這些之后,真正對山有那種感恩、報答之心,那行這個祭禮,內存敬意。與單純的外在的形式完全不同。“哎呀,人家都祭山,我們也該祭。”一招一式的把那個禮走下來,就完了。有沒有敬心,是大不同的。所以說禮在后,敬在前,忠信在前。忠信為直。子夏從繪事后素,就體會到禮為后。
這是三個事物的理。一個是美目盼,巧笑倩。就是說女子漂亮不漂亮,關鍵在她內在的質。有這樣的質,再稍加文飾,能體現出來她的漂亮。繪事后素呢,是打好白底子,然后才能畫出好畫來。而禮,行外在的禮,先有內在的忠信、敬心,有這樣的一個內在德性的基礎。這樣你看把三個事物串起來了,串起來之后,三個事所講的是一個道理。子夏就能體會到,他應該如何學習。
學什么?孔子教,禮,樂,射,御,書,數。孔子教他們習禮,各種各樣的禮。習禮,不是學外在的形式,重要的是養內在的德性,養忠信。所以說主忠信,有忠信才有站础W酉木蛷倪@個事上悟出來,習禮啊,是外在的形式,重要的是養忠信。就是通過體會這個詩,有問題向孔子請教,然后呢一下子悟到,學習就是要抓根本,抓根本就是要養德行。
我們講為己之學,我經常強調這個。一章一章的書,孔子怎么說的,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他們怎么說的,你就是都背下來,也就是辭章之學而已。這不是目的。我們學這些辭章,目的是一個辭章一個辭章地體會它內在的精神,讓我們的心體會進去。思辨義理,體會圣人的心,賢人的心。體會我們平時該怎么樣養自己的德性。這個學習的過程,學辭章是為了養德性。你看,也可以說辭章后乎?辭章在后的,德行在前。養好德行了,對圣人說的話就能理會的透。然后你說講也可以講,為人也可以和諧,做事也可以成功。那就是辭章為后,為己在前。
宋儒那個時候,就批辭章之學。大概各個時代都有這樣的做法,好像學習就是學圣人的辭章,與德性不相合。談的時候口若懸河,做的時候一無是處。我們也有見到這樣的,我的朋友也有這樣的。辭章很好,做事不行,為人處事不行。
子曰:『起予者商也,始可與言詩已矣。』
起予,就是啟發我。商,是子夏的名,老師可以稱學生的名。首先說起予者商,注家講就是教學相長。那個原話是斆學相長。我們現在說白了就是教學相長。教學為什么相長呢?孔子說顏回不能助我,因為他沒有問題,就不能啟發我對沒有見到的問題義理的思辨。所以孔子說顏回不能助我。那其余的弟子、學生有問題提,提問題實際上就是激發老師對這個問題的思考。
我們說經典里面有萬事萬物的理,我們學習就是通過思辨這萬事萬物的理,來提高我們的德性,使我們變得博學。而現實中,萬事萬物也不足以概括天下的。現實中隨時發生的事啊,學生隨時提的這些問題,都能啟發老師。就是孔子,即使是聖人。我以前跟大家講過,他就是心地清明。事物不到他跟前的時候他也不知。之所以說他是聖人,他心地清明,就是事物到他跟前的時候馬上能思辨的清。這樣的就是圣人。那博學呢,就是要讓各種各樣的事物到他跟前,然后他就能思辨的多。一章一章的書,是到他跟前的事物。學生提的問題又具有針對性,現實性。這樣到他跟前能夠助老師,提高老師的水平。那學生問問題,老師給你回答,也幫助你的學習。這就是教學相長。
通過子夏這樣的體會,孔子也受到了啟發。禮的內在形式和外在精神,人的內在氣質和外在形容,繪畫的白地與五彩,一理相貫。孔子平時可能沒有這樣聯系起來,至少在這個事上沒這樣想過。子夏一說,孔子也受到很大的啟發。這就是起與者商也。
「可與言詩」。詩啊,你看我們很多的語言都是從詩演變而來的。而詩說了很多,花木鳥獸蟲魚。它講那些花木鳥獸蟲魚的時候,就是以萬物的理,來明我們人當行的道義。詩的語言,很多是寓意,寓指的。就是把動物、植物,它們的那些理,用來引導我們人世的道義。我在講的時候,就是依照這樣的方式來講《詩經》的。我們說《詩經》是經,不僅僅是文學。就在這個方面。
大家明白,詩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,用萬物花木鳥獸蟲魚的行為規范來指導我們人世。我們人世遇到這樣的情況該怎么做,遇到那樣的情況該做什么,應該學它哪個方面的德性。我們說中華文化上法天,下法地,中法自然。圣人效法的就是天地萬物,從天地萬物里面體會一些道理用來指導我們的人事。這個方面,詩體現得最多。
通過詩的語言你能貫通起這些理來,這樣才可以跟你辯論詩,談詩。你如果沉浸在,“哎呀這個語言描寫的這個鳥,怎么叫的這么好啊。花草怎么長得這么漂亮。”你僅僅停留在文學上,那詩就不是經了,對我們的德性一點作用都沒有。
大家再回想一下我講詩的時候。反正我講的怎么樣,我自己不敢說。我追求的是這樣一個目標,把各種事物的理,內外上下串通連貫起來。我追求的是這個樣。這樣我們就可以體會,有子夏的這樣一個水平。
通過美目盼,巧笑倩,理會到繪事后素之后,然后能接著發揮,能體會到禮在后。忠信,站词嵌Y內在的本質。他能悟到這一點,說真的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悟到這一點,重要的是他能真切的體會到學習,學什么?修身為本,修德性為根本。
考慮到子夏這么聰明,可與言詩。他在這里悟到了,但是他以后并沒有循著這個路走。雖然他的德行也足夠可以稱賢,但是他的學問還是重在辭章上。就是偶爾這樣悟到,沒有去落實。我們想一想曾子整個的學習過程,從孝做起,直接就是抓根本。曾子一輩子就是這樣抓根本。所以說他能傳孔子的正學。
我們看注釋,一個是引謝氏的話,一個是引楊氏的話。謝氏曰:「子貢因論學而知詩。子夏因論詩而知學。故皆可與言詩。」就是都能貫通。「子貢因論學而知詩」,我們之前講過,《論語》學而那一篇的倒數第二章。子貢問孔子,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,這個怎么樣?富了之后不驕傲,貧呢,也不諂媚富人。這是從學上開始問起的。孔子回答說,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可以。但只是可以,不若貧而樂,富而好禮。你能做到你說的這個,無諂無驕,只是一個初級的水平。繼續學習,能夠做到貧而好樂,富而好禮,那才是德性的極致。
他們師生之間一這樣對話,子貢馬上就體會到詩說的『切磋琢磨』,不就是這個意思嗎?治鹿角獸角先切,想做成一個什么樣的形狀,多余的先切掉,然后再磋。治玉石呢,先琢,琢成一個什么樣的形狀,然后再磨。切磋琢磨,詩里面就是從獸角和玉石來比喻學習。
學習也像治骨角玉石一樣,切了再磋,琢了再磨。每一個同學啊,都有各自的問題。先把我們明顯的問題,切除掉。切除掉呢,有時候自己的心還是很難適應。細的功夫再慢慢的磨。磨得久了,這個問題就徹底去掉了。這都是學習。所以說子貢論學而知詩。
子夏呢,因詩而知學。他怎么知學的?禮后,禮是外在的形式,那學是學什么?要主忠信,養德行。這才是主要的學習。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。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